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woccccccccccccccc
我澎湃了。)

Abighaoooo:

年下让我快乐

【深山】居家旅行 杀人放火 4

有借鉴史密斯夫妇剧情和台词
还有探戈真的太好看了嘤嘤嘤 虽然我写不出来那种带感
跳舞bgm 一步之遥




“人到中年,婚姻危机,正常。”毕忠良看着报纸头也不抬。

“去你的中年!去你的正常!”陈深说话气都不顺,掀开衣服给毕忠良看他肚皮上的青紫,“你看他给我打的!”

“这么严重?小赤佬你又干什么惹人家生气了?”毕忠良心想真是一物降一物,陈深这只精明的麻雀还能被只小野猫给挠了。

“这就巧了。他跟我是同行。”陈深翻了个白眼,整个人泄了气儿,颓然地瘫在椅子上。

毕忠良合上报纸:“你开什么玩笑。你们家那位像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还能碰人血?”

“我骗你干嘛。”陈深从夹克里掏出一把小刀,漫不经心地放在手里把玩着,寒光在手指间穿梭,他皱了皱眉头,“还废了我两把枪。”

毕忠良拍桌。

“我怎么教的你,两个人踏踏实实过日子,你还敢拿枪指你老婆——”他又改口,“婚姻合伙人。擦着碰着你得后悔一辈子!”

“他,就是那个‘九门’之首,佛爷。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千万不要跟自己老婆动手。除非那个人是拿着杀伤性武器的张大佛爷。

毕忠良正襟危坐:“有。”

“?”

“你为什么还活着。”

“……”陈深黑了脸,把手里的小刀重重往桌上一板。






张启山今天穿着件天鹅绒领的黑色改良燕尾服,头发只随意梳了个偏分,他低调的坐在角落,却依旧打眼,男男女女端着琥珀色的香槟过来搭讪,他只露出那只无名指上戴着戒指的手,别人就识趣的离开,倒也少了很多麻烦。

陈深倒也显示出对这个宴会主人的尊重,穿着件得体的西服,袖口闪着精致釉光。张启山望见他走过来,偷偷把戒指从手指上摘下来,把餐巾拽到了腿上,挡住了那枝袖珍的小手枪。陈深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却仍带着笑自然的拉着椅子坐下。

服务生拖着满是高脚杯的餐盘走过来:“需要香槟吗?”

“香槟是庆祝用的。”陈深摇头,“我们不需要。我觉得马提尼不错,007不就爱喝这个吗。”

服务生古怪地看了陈深一眼,把一杯马提尼放到了桌子上。“那这位先生……”

“我什么都不需要。”

服务生心很累地走开了。

“我觉得我们……”

“文件在我包里,你现在能签字吗?”

“你先别急,我说过离婚就不会反悔,你什么时候养成的打断别人说话的毛病?我们都应该冷静下来。”

“我很冷静。你看到现在这儿都枪战。或者爆炸。”张启山眼神锐利,脸上挂着一抹嘲讽的笑,看得陈深脊背发凉。

“跳个舞怎么样。”陈深突然提出要求,不等张启山同意就把他拽进了舞池。张启山只得用餐巾包裹住手枪,悄悄把他塞进了一位路过的女士的皮包里。

陈深故意掰了下张启山的手腕,带的张启山一个趔趄,换来一个愤愤的眼神,陈深乐见其成,顺势搂住他的腰,把那个纤细的,此时露出虚张声势的凶狠的人的身体贴进自己怀里。张启山被这一系列动作弄得微微气喘。

音乐适时的急促起来。

“你还会跳Tango?你不是不会跳舞吗。”

陈深轻浮又挑衅地眨眼:“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陈深,你个臭不要脸的大劈眼子。

张启山被迫跳着女步。

小提琴尖锐的、暧昧的声音拉长,管弦乐时而急促,时而婉转。他们讽刺般的默契十足,步伐交错着踩着鼓点,你进我退的拉扯,永远保持着欲拒还迎的距离,像是场绝望的偷情,爱意和杀意难舍难分,交织成一种血腥的浪漫。

张启山的动作流畅优雅,燕尾甩动时露出绸质的光泽美好的内衬。Tango实在他适合他了,你会觉得世界上一切东西加起来都没有他这名贵的双腿诱惑,剪裁合身的裤子因动作时而起皱,时而平展,他的脚尖在红色地毯上划出完美的弧线,同时扯动布料露出一截瘦弱的脚腕。

水晶吊灯的光给他的轮廓镀上一层不近人情的高贵,他是这样,美,又危险,同时杀气腾腾。

“我们的婚姻为什么会失败?”张启山低声问。

“因为太冲动,才会犯错误。”陈深赌气般的回应,手下移,用力一勾让张启山毫无防备的下了腰。在起来时,陈深手里就多了把刀,他甩动手腕,刀就牢牢钉在了被金漆装饰的柱子上。

“都是因为你。你把婚姻当成你掩盖身份的工具,然后搅合了我的工作。”张启山的狠狠踩了下陈深的脚,“对不起,我不太熟悉步子。”

“我没有。但是你才有这个嫌疑吧。”

张启山冷笑一声,接着蹲下,摸着陈深的裤管,他从绑在小腿的枪套里掏出了一把银色小手枪,然后丢进了舞池角落的花盆里。

这首曲子还没结束,陈深把张启山捞起来再次搂紧。张启山爱抚似的环着他的腰摸了一圈。一无所获。

“别摸了,再摸就ying了。”

张启山恍若未闻,眼角一抹挑逗的神采。

他的手继续不安分的游窜着,甚至朝陈深胯下摸过去。“这是什么?”

这个小祖宗。

陈深呲牙:“裤裆藏雷,厉害不。”









然后他俩复婚了不如到这就完结吧…(喂)

【吴磊x时樾】如蚁嗜心

写在前面:很短 有点病?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很青春文学?!觉得自己真是很擅长文风突变(自我厌弃)
大家的评论和爱心蓝手就是我曰某人的动力 全靠爱发电了!求求你们了(不是)





男人通常叫他Leo。

男孩的生长期很长。他十八岁,还能感受到躯干拔节生长的负担,以及骨节深处,难以言说的蚁嗜般的细微疼痛。

同样的,他也有这个年纪该有的无处发泄的旺盛精力。

一团火在他长成的身体里窜动,扰得他无法安眠。一种羞耻的,令人作呕的yuwang支配着他,他紧闭着眼,如刀的浓眉扭结,把手伸进了内裤里。他在想着最宠爱也最信任他的那个人ziwei。


是那个人在漆黑的雨夜里,把奄奄一息的他从一堆里腐臭的垃圾里捡了出来。他重塑了他,但这份感激不知从什么时候全然变了质。

他渴望与他肌肤相亲。男人留着帅气利落的短发,五官好看,巴掌小脸,有时挂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有时绷紧嘴角,神色冷洌如刀,却有化不开的稠丽。这样的人却对Leo真心以待着。就像只警惕心极强的猫科动物,朝你露出柔软的肚腹。近乎诱惑。

这种信任折磨着他。他无力又愤怒,始作俑者却对自己造成的影响一无所知,自顾自的继续撩拨着,可悲的是,这个对象不一定是他,他却没有任何立场阻止。婊子——他有时会失控的恶狠狠的咒骂,然后再为自己的恶毒和卑鄙愧疚不已。但在这之后,他依旧可以带着最无邪的面具面对那个男人。


来吧,成人世界的第一步。


像一口压在舌底的龙舌兰,他没有中和的盐和柠檬,回馈给他的隐秘的灼痛和kuai感一样强烈。



在释放的一刹那,他紧抿的唇松动:“时樾。”





时樾一直非常抗拒让Leo浸染这一行的肮脏。但是Leo却一意孤行。

第一次下手又是雨天,时樾亲自在外面开车接应,他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漂亮的脸上满是不安。

Leo打开车门坐进去,带进来一股血腥气,他肩膀一个一指长的刀口,脸色因失血而惨白,血混着雨水晕在白色衬衣上。

时樾脸色不比Leo好看,他沉默不语地叼着烟,让Leo自己按住伤口,踩着油门开了好一会儿,到偏僻处停下。他手颤抖着开始帮Leo包扎。

“你生气了。”Leo按住他的手。

时樾不理,自顾自地处理好他的伤口。

“不要生气了。”Leo试探的说,从车座下拿出一支带着血的白玫瑰。“我趁乱摘的。”

时樾愣了,并没有接。

Leo疑惑,接着了然。他抬起另一只手,用掌心捋去了玫瑰花茎上的刺,再一次递给时樾。

时樾颤抖着手接住。

白玫瑰的花语——高贵、天真、纯洁的爱。

Leo笑了。他想他得要点奖励。Leo伸手捏住时樾艳色的唇边的烟,接着放到自己嘴里,猛吸了一口。

“你……”

Leo解释:“镇痛。”

【深山】居家旅行 杀人放火 3

有车 你们爱我不(。)

求个鼓励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02658&tid=3235263#Content


陈深抱着张启山清洗的时候张启山就睡着了。他醒来的时候陈深已经没了踪影。

 

他头昏脑涨,被掐出手印的腿几乎没办法合拢,不可言明的部位酸疼着,好像里面还cha着什么东西。他走出卧室,脚心的伤口被简单处理过,却在走路的过程中又被扯开,渗出的血沾上木质地板。看着像经历过核弹轰炸一般的客厅,他一阵发愣。接着他撕下贴在门把手上的便利贴,陈深的字歪歪扭扭的爬在上面:

 

你昨天差点变成寡妇。ps.想跟老子离婚,就在后天晚上去C餐厅,带上邀请函,我搁在我们(加粗)床头了。又ps.准备给宴会主人的礼物。最好别是枪。刀也不行。RPG、C4、手榴弹也不行。绳子最好也不要带。——爱你的,老公(至少在离婚前你都必须承认)

 

张启山把便签撕了个粉碎。

 

他打开手机熟练地拨出一个号码:“齐铁嘴,你帮我,彻底的,查一查陈深这个人。”

 

那边齐铁嘴还没睡醒:“啊?你们又吵架了?佛爷我早跟你说陈深这人……”

 

“我要跟他离婚。”

 

齐铁嘴一下子清醒了。这么说你佛爷恢复单身了要?

 

离得好离得好。喜出望外、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

 

 

 

九门余下八门听说之后必然拍手称快:我们一向劝分不劝和的。


【磊霆/凡等】我遇到了人生大危机(上)

lo主有毒
多说一句 这个梗依然可以认领🌚因为lo主本人写得很垃圾 等待投喂 自暴自弃.jpg


1.他磊
我一睁眼就发现已经下午两点半了,虽说大三课少吧,但我今天下午还真有课,还是一个考勤无比严格的老妖怪的课。我火速从床上弹了起来,抓着背包就要出门。

你敢信我的傻逼室友竟然还故意挡在门口?我飞踹一脚,把他的惨叫抛到脑后。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我飞奔下去的时候在看到一个人蹲在路边,黑色网眼卫衣罩着背心,骚气得很。手里还拿着根快吃完的冰棍。可能在等男朋友?我心里有点嫌弃,加快了脚步。毕竟我是一个钢铁般的直男。

他抬头看我。

然后我他妈就走不动道了。

他瞳仁闪着光,眼睛瞪圆,鼻子挺翘,瘪着嘴巴两颊微鼓,脸上蔓着被热气烘出的红。夭寿。棉花糖成精。

我,一个五好青年,当代雷锋,能视而不见吗。我得主动伸出援手。我对他友好的笑了笑,然后向他搭话:同学你怎么啦?

他站起来,从小小的一团伸展细长,竟然比我还要高一点。他咬了咬嘴唇,眼睛一眨一眨。眼睫毛可真长。盯得我心神都挂在上面荡秋千。

等会儿他说什么来着?哦,迷路了。迷路……这都迷路到宿舍楼底了,还真是傻……得可爱啊。拯救迷途小动物。我责无旁贷。

我给他一个安慰的笑,接着说:这个学院有点远,我可以送你,我有车。

他又瞪眼,吃惊得嘴巴都张大,露出两颗兔牙,用软得黏糊的港普连着说了好几声谢谢,可爱得不行。也是,像我这样的好心人委实不多了。

我把我的自行车推出来,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坐上了后座。看过的各种青春爱情片的情节涌上心头,我一个走神,车子就猛得晃了一下,他就小心翼翼地把放在了我腰上。我脸发烫,额头泌汗。于是车子晃得更厉害了。

他问我什么专业,我说机械,他“wow”了一声。怕不是有点崇拜。嘿嘿。

原来他叫陈伟霆,已经毕业出国四年了,这次回来看导师,发现已经不太认识学校的路了才会转悠到我宿舍楼底。

这难道不是上天注定吗。

到了地方,他不好意思的要加我微信,说改天请我吃饭。

我觉得,他可能对我有意思。

2.他霆
那个好心的小靓仔说他有车,要送我。omg,现在的大学生好有钱(三声)的沃,都可以买车的。

然后他把脚踏车推出来了。

他叫吴磊,是学机械的学弟。我不太了解这个领域,但我还是“wow”了一声。因为我想起了蓝翔。

他骑车很晃。我有那么重吗?他的额头都冒出了汗。

超内疚。于是我要了他的微信号,改天请他吃饭好了。

3.他凡
蓄力中。



1.他磊
我等了三天,其间sj了他的朋友圈,确定了他现在没有男朋友。

他真的约我去餐厅了。我翻着微信里存的表情包,打算卖个萌,结果惨剧发生了,我手一滑,点成了“有机会一起睡觉”,就在我火急火燎点撤回的时候,我手又一滑,点了删除。

我解释:sorry,点错了。

他给我发了一段语音,我看了眼沉迷魔兽的室友,还不放心,下床摸出耳机插上,才点开那段语音。

他只是说了声没关系。但他的笑声有些魔性了吧……

我问室友,怎么才能刷学经济的“女孩子”的好感,他刚被经济院的女生劈腿,但至少他把到过,他白了我一眼,说学经济的太贼,他宁愿搞基也不要学经济的。

我决定跟这个傻逼直男室友分道扬镳。

我挑衣服挑了半天,发现自己的衣服都太直了,我怕给他一些错误的暗示。唉,到底怎么穿才能gay里gay气啊。

我最后还是穿上了简单的衣服,然后挑了一双鞋底比较厚的鞋子。

我到那家港式茶餐厅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了定好的位子上,他看到我时脸上的惊喜,让我有点小得意。

他真好看。

他点了十多个菜式,其中光萝卜糕就点了两盘。

看他吃东西真的很下饭,嘴里塞满食物的样子就像一只仓鼠。我们边吃边聊,我发现他的笑点很低,但他一笑我就想笑。不知道他到底在笑什么。

他都吃完了。竟然。我抽出张餐纸帮他擦嘴。

他躲开我的手自己擦掉了嘴边的酱汁。

害羞了。可爱。

2.他霆
吴磊给我发了一个超好笑的表情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鬼!


当时候看到吴磊进来的时候我很惊喜,我真的好饿。

点餐的时候我习惯性的点了一份萝卜糕,我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点了一份。但最后他只吃了一块。我觉得以后还可以继续找他约饭。

吃饭的时候我们一直在聊天,以前的朋友总嘲笑我笑点低,今天我找到了笑点跟我雷同的人了,他的笑话都很好笑的沃!吃到最后他竟然拿纸巾帮我擦嘴,我竟然又把酱汁吃到嘴上了,连他都看不下去了……好丢脸……

考虑要不要把他杀人灭口沃。

3.他凡
最近磊弟有点反常,不知道是不是在搞事情。

蒙在鼓里.jpg

都市恋爱轻喜剧(呸)
有人认领不……

窝只是希望他们交朋友 2

靳东看着那条豹纹围巾咽了口口水,如临大敌地点了点头:嗯。时代在变。

哦呵呵。胡歌仿佛看到了千万个直男手拉着手组成了把靳东和陈伟霆隔开的银河……

等胡歌又转过头跟霍建华说话,靳东掏出了手机划拉几下,打开浏览器,手写输入把陈伟霆这三个字一个一个点上去。





……

这是一个兼容并包的时代,我们应该尊重每一个公民的审美,男同志也是可以带耳坠穿小裙子的嘛……靳东想如果自己的儿子长大之后这么穿一定会把他的腿打断。

再往下翻,靳东看到了……终极。短袖剪成背心,侧面露出大片的……身体。靳东眼前一黑。脑子里闪过各种西方油画、雕塑说服自己这是艺术艺术。未果。这是个法治社会,我选择报警。

这边陈伟霆还不知道自己给老干部的审美造成了多大冲击,安定地刷着微博。

哎呀吕皇们修图修的好棒还有窝机场穿的也太帅了吧xxx要发新品耳钉了买买买这就告诉大伦!

胡歌不知道说了什么,霍建华没忍住开始前仰后合地拍着大腿大笑。问题是,他拍的是陈伟霆的大腿。“啪”得一下,陈伟霆吓得一哆嗦,差点没拿住手机。

霍建华尴尬地笑着道歉,胡歌狂笑,一直有意无意留意着陈伟霆的靳东也惊呆了。

“没关系!窝以前拍大师兄的时候也经常被尼易峰拍到的!”

更尴尬了。

“他故意的!伟霆你防着他点儿啊!”胡歌笑着打圆场。

陈伟霆也就跟着魔性笑。

老干部也笑。

老干部不想笑的。

但是哈哈哈哈哈哈陈伟霆笑起来太好笑了。

后来胡歌向陈伟霆晃晃手机:加个微信呗。

陈伟霆有点受宠若惊。

靳东拉住胡歌。



胡歌笑了:陈伟霆傻乎乎的。

靳东一边点头一边说:你怎么能背后说人呢。

挺有意思。胡歌补充。

靳东又不懂了。

窝只是希望他们交朋友

ಥ_ಥ纠结到底要不要cp(。)
还想写真人秀ಥ_ಥ
短小天雷已经做好掉粉准备)




有点闷。

陈伟霆坐在座位上玩着自己的豹纹围巾。他右边坐着的是第一次见面的薄靳言,左边是hin熟然而为了拒绝绯闻不得不少说话的玉哥,然后再右边是跟他右边的明楼谈笑风生的梅长苏。

什么跟什么………

陈伟霆暗戳戳地转头小声问玉哥:小骨,里要不然去跟尊上坐一起沃?

赵丽颖有点不能接受艳光四射的土豪大佬突然一开口变成港普boy的反差。反正就是她有点懵:你叫我什么?

陈伟霆也愣了:小骨……哥?ಥ_ಥ

傻包子赵丽颖马上就懂了村口傻霆的意思,她笑的有点恶意:等会儿吧隐妹。

陈伟霆控制住面部表情坐正。

总感觉有人在看他。

还是那种目光。就那种目光。那种……

陈伟霆侧头瞄了一下。

对上靳东那一言难尽的眼神。

胡歌侧了侧身跟霍建华聊天,把靳东挡了个结实。神神神神魔意思?!陈伟霆的脑子有点短路。

实际上靳东也有点迷梦。现在的年轻人——靳东又扫了一眼那闪亮的金耳环——真是令人焦虑。等会儿这是大师兄吗……这是那个万箭穿心的大师兄吗……

靳东顶着一头我好方好紧脏扯了扯胡歌,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胡歌会意咧嘴笑了:人家长得好看,怎么折腾都行。

靳东看着那条豹纹围巾咽了口口水,如临大敌地点了点头:嗯。时代在变。

妈妈呀原来美少年和胡子是可以同时出现的嘤嘤嘤窝的心情如图二
(别在意强行女神。)

可爱的婷婷。






如果tag也能净化就好了

某些脏东西真是恶心死本宝宝了

补药跟sb讲道理沃 小心被狗皮膏药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