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古代公务员如何边办公边搅基(上)

cp:百里屠苏x追命
又命(霸道同事爱上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应梗“双捕快”




追命自诩人见人爱,可是面对百里屠苏的时候他还是觉得,啊,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气场不合。可能百里屠苏也是这么想的吧,追命愤愤地咬着筷子,努力地想要忽视那个死面瘫意义不明的目光。

有些局促的追命低头用力扒了几口米饭,鼓着腮帮子,抬起头来的时候不出意料的对上了百里屠苏的目光。追命差点噎住。

瞪我是吧!

追命把筷子往碗上一板,不甘示弱地回瞪百里屠苏。

不就是瞪人吗?!你眼白多你了不起?!

百里屠苏明显没有想到追命会是这个反应,迎着追命直直的目光,百里屠苏万年不变的冰块脸竟缓缓的漾出一个温柔又有些羞涩的笑容。

“噗!”

追命瞪大了眼睛手忙脚乱地给百里屠苏擦着自己不小心喷到他脸上的米粒。追命觉得有什么东西掉下来哗啦啦砸在自己的天灵盖上,最后组成一个“死”字。虽然追命很不想承认,但是百里屠苏的武功的确在他之上,收拾他也是分分钟的事。

追命呵呵呵的赔着笑脸,却看见百里屠苏愈发阴沉的脸色,追命的笑僵在脸上,朝天空翻了个白眼,不要命得捏住百里屠苏的脸颊,用力往两边一扯。

“笑一笑十年少呀!”说完这句话,追命就飞一般地逃出了院子,脸上带着得逞的笑。

百里屠苏怔忪了一会,摸摸自己的脸颊,皱着眉咬牙切齿地从嘴里蹦出来三个字,“崔。略。商。”

百里屠苏心想早晚会讨回来的。





办案的时候狐妖突然出现,把现场毁坏得一塌糊涂,百里屠苏一个没抓住,身边的人就跳出去和那狐妖缠斗了起来,百里屠苏早与那只狐妖交过手,心知追命不是他的对手,想也没想就加入战局。

狐妖心知不可恋战,勉力挡住百里屠苏锋芒毕露的进攻,百里屠苏的剑锋直逼向狐妖眉心。狐妖勉强躲开,却仍被凌厉的剑气所伤,嘴角溢出一丝血。

百里屠苏再次攻上时,那狐妖挡也不挡,他只诡异一笑,眼睛却直直地望着半跪在地上喘气的追命。百里屠苏一个分神,那狐妖就施了个障眼法逃窜而去。

百里屠苏皱起眉,剑收回剑鞘,快步走向追命。

追命脸色苍白,喘得厉害,脸被狐妖抓出一道血痕,除此之外倒是好像没有什么别的伤。

追命见百里屠苏面色凝重,连忙摆摆手,冲他傻傻的笑了一下,“我没事的,就是一点皮外伤!没关系追爷我就算剑受伤了也一样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百里屠苏皱着眉不理会他那一说就没完的话,一只手把上追命的脉门,知道他真的没有受其他伤之后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只是表情仍没什么变化。

追命不知怎的有点心虚,眼睛东看西看就是不好意思看屠苏,他鼓起嘴无不懊恼地开口:“打这一架把刚刚那个卖糖葫芦的人都吓走了。现在案子也办不成了,不若我们先去寻那只死狐狸,想必他和这件事也脱不了干系。我看他是往城外逃了,我们现在就动身吧?”

百里屠苏置若罔闻,伸出一只手摸上崔略商的脸,用拇指指腹擦去那道爪痕旁边的血迹,用得力气并不小,甚至有些牵动伤口,追命倒抽一口气,却不是因为疼。

过于亲密的接触让追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指腹的触感那么清晰,追命直觉着要推开,却像被定住了一样。脸不可控制一点一点变红,追命眨着眼躲闪,只想挖个地缝钻进去,这回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若诸葛正我在场必然又要感叹一句一物降一物,厚脸皮的追命也知道害臊了。

追命深深怀疑百里屠苏就是故意捉弄他,奈何百里屠苏却总是一脸耿直,让追命也说不出什么,反而显得自己小人之心。

思绪越扯越远,百里屠苏一脸云淡风轻地收回了手,平静地说了句:“好。”

追命一愣。哎我刚才问了他什么问题来着?

追命当然没有看见,百里屠苏那泛着浅红的耳尖。

然而路上追命向百里屠苏搭话不下十几次,百里屠苏都再没回应他。问问题就是点头摇头,说些其他的事情百里屠苏就一脸“今天的风儿有点喧嚣”的表情。

说不生气是假的。他气崔略商对自己的命那么洒脱,甚至他就想把他砸到地上揍一顿,你这么豁出命来,可有为其他人想过?

百里屠苏看着街边,已到城郊,这里虽不如城内繁华,熙熙攘攘的草市上卖的小玩意儿也是琳琅满目。突然看到了什么,心想狐狸已经受伤,也不急这一时,就驾马朝那个地方走去。

追命看他一声不吭地向别处走了,刚想去追,又觉得他可能还是在闹脾气,这个时候去找他显得太掉价,干脆把马绳系路边的树上,自己就大大咧咧地坐在路边。

哼,我就不信你不回来了。

追命拔下一根柳枝,无聊的在尘土上划拉着。

擦了一个百里屠苏,再画一个百里屠苏。

追命托着下巴,眼睛失神。一个孩子在追命面前走过,孩子瞪着天真的大眼睛,小手在追命眼前晃晃,“哥哥,你是望夫石吗?”

追命刚想开口教训熊孩子就不小心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熊孩子看着他一边笑一边蹦蹦跳跳地走了。

莫走啊!我还没有反驳!

百里屠苏没有让追命等太久,当他的身影出现时,追命当即从地上跳起来,刚想质问他,就见百里屠苏变戏法似的手里多了两串糖葫芦。

追命立刻两眼放光地去拿糖葫芦。百里屠苏也从善如流地把两串糖葫芦都递到追命手中。

追命看着手中的糖葫芦突然就更加心虚了,看着百里屠苏莫名萧瑟的迎着夕阳的身影突然就有点心疼。

“百里屠苏!”

他停住马,回过头来,看见了一脸心痛不已的追命,投去疑问的目光。

“这一串给你!”

百里屠苏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笑得有多自然,他轻声说:“我不喜欢吃这种小孩子才吃的东西。”接着他转过头继续行路,再也没有回头。

追命觉得自己就快溺弊在那个笑里。回过神来的他揉揉自己发烫的脸,喃喃地冲着屠苏的背影骂了一句:“嘁!装什么酷!”

果然是气场不合嘛!



———————————————————————

百里屠苏一个八尺男儿,还牵着高头大马,去卖糖葫芦画面的确有些不忍直视。

他有些尴尬地把钱付给那个卖糖葫芦的老大爷。

“给孩子买?”

百里屠苏摸摸鼻子,“……不是。”

老人闻言暧昧地笑了,“真是爱媳妇啊!酸儿辣女好福气!”

百里屠苏腾得脸红了起来,慌张地摆着手想要解释。

老人一脸“别说话,我懂”的表情,“好啦,快走吧,别让她等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