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深山】居家旅行 杀人放火 4

有借鉴史密斯夫妇剧情和台词
还有探戈真的太好看了嘤嘤嘤 虽然我写不出来那种带感
跳舞bgm 一步之遥




“人到中年,婚姻危机,正常。”毕忠良看着报纸头也不抬。

“去你的中年!去你的正常!”陈深说话气都不顺,掀开衣服给毕忠良看他肚皮上的青紫,“你看他给我打的!”

“这么严重?小赤佬你又干什么惹人家生气了?”毕忠良心想真是一物降一物,陈深这只精明的麻雀还能被只小野猫给挠了。

“这就巧了。他跟我是同行。”陈深翻了个白眼,整个人泄了气儿,颓然地瘫在椅子上。

毕忠良合上报纸:“你开什么玩笑。你们家那位像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还能碰人血?”

“我骗你干嘛。”陈深从夹克里掏出一把小刀,漫不经心地放在手里把玩着,寒光在手指间穿梭,他皱了皱眉头,“还废了我两把枪。”

毕忠良拍桌。

“我怎么教的你,两个人踏踏实实过日子,你还敢拿枪指你老婆——”他又改口,“婚姻合伙人。擦着碰着你得后悔一辈子!”

“他,就是那个‘九门’之首,佛爷。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千万不要跟自己老婆动手。除非那个人是拿着杀伤性武器的张大佛爷。

毕忠良正襟危坐:“有。”

“?”

“你为什么还活着。”

“……”陈深黑了脸,把手里的小刀重重往桌上一板。






张启山今天穿着件天鹅绒领的黑色改良燕尾服,头发只随意梳了个偏分,他低调的坐在角落,却依旧打眼,男男女女端着琥珀色的香槟过来搭讪,他只露出那只无名指上戴着戒指的手,别人就识趣的离开,倒也少了很多麻烦。

陈深倒也显示出对这个宴会主人的尊重,穿着件得体的西服,袖口闪着精致釉光。张启山望见他走过来,偷偷把戒指从手指上摘下来,把餐巾拽到了腿上,挡住了那枝袖珍的小手枪。陈深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却仍带着笑自然的拉着椅子坐下。

服务生拖着满是高脚杯的餐盘走过来:“需要香槟吗?”

“香槟是庆祝用的。”陈深摇头,“我们不需要。我觉得马提尼不错,007不就爱喝这个吗。”

服务生古怪地看了陈深一眼,把一杯马提尼放到了桌子上。“那这位先生……”

“我什么都不需要。”

服务生心很累地走开了。

“我觉得我们……”

“文件在我包里,你现在能签字吗?”

“你先别急,我说过离婚就不会反悔,你什么时候养成的打断别人说话的毛病?我们都应该冷静下来。”

“我很冷静。你看到现在这儿都枪战。或者爆炸。”张启山眼神锐利,脸上挂着一抹嘲讽的笑,看得陈深脊背发凉。

“跳个舞怎么样。”陈深突然提出要求,不等张启山同意就把他拽进了舞池。张启山只得用餐巾包裹住手枪,悄悄把他塞进了一位路过的女士的皮包里。

陈深故意掰了下张启山的手腕,带的张启山一个趔趄,换来一个愤愤的眼神,陈深乐见其成,顺势搂住他的腰,把那个纤细的,此时露出虚张声势的凶狠的人的身体贴进自己怀里。张启山被这一系列动作弄得微微气喘。

音乐适时的急促起来。

“你还会跳Tango?你不是不会跳舞吗。”

陈深轻浮又挑衅地眨眼:“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陈深,你个臭不要脸的大劈眼子。

张启山被迫跳着女步。

小提琴尖锐的、暧昧的声音拉长,管弦乐时而急促,时而婉转。他们讽刺般的默契十足,步伐交错着踩着鼓点,你进我退的拉扯,永远保持着欲拒还迎的距离,像是场绝望的偷情,爱意和杀意难舍难分,交织成一种血腥的浪漫。

张启山的动作流畅优雅,燕尾甩动时露出绸质的光泽美好的内衬。Tango实在他适合他了,你会觉得世界上一切东西加起来都没有他这名贵的双腿诱惑,剪裁合身的裤子因动作时而起皱,时而平展,他的脚尖在红色地毯上划出完美的弧线,同时扯动布料露出一截瘦弱的脚腕。

水晶吊灯的光给他的轮廓镀上一层不近人情的高贵,他是这样,美,又危险,同时杀气腾腾。

“我们的婚姻为什么会失败?”张启山低声问。

“因为太冲动,才会犯错误。”陈深赌气般的回应,手下移,用力一勾让张启山毫无防备的下了腰。在起来时,陈深手里就多了把刀,他甩动手腕,刀就牢牢钉在了被金漆装饰的柱子上。

“都是因为你。你把婚姻当成你掩盖身份的工具,然后搅合了我的工作。”张启山的狠狠踩了下陈深的脚,“对不起,我不太熟悉步子。”

“我没有。但是你才有这个嫌疑吧。”

张启山冷笑一声,接着蹲下,摸着陈深的裤管,他从绑在小腿的枪套里掏出了一把银色小手枪,然后丢进了舞池角落的花盆里。

这首曲子还没结束,陈深把张启山捞起来再次搂紧。张启山爱抚似的环着他的腰摸了一圈。一无所获。

“别摸了,再摸就ying了。”

张启山恍若未闻,眼角一抹挑逗的神采。

他的手继续不安分的游窜着,甚至朝陈深胯下摸过去。“这是什么?”

这个小祖宗。

陈深呲牙:“裤裆藏雷,厉害不。”









然后他俩复婚了不如到这就完结吧…(喂)

评论(26)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