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吴磊x时樾】如蚁嗜心

写在前面:很短 有点病?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很青春文学?!觉得自己真是很擅长文风突变(自我厌弃)
大家的评论和爱心蓝手就是我曰某人的动力 全靠爱发电了!求求你们了(不是)





男人通常叫他Leo。

男孩的生长期很长。他十八岁,还能感受到躯干拔节生长的负担,以及骨节深处,难以言说的蚁嗜般的细微疼痛。

同样的,他也有这个年纪该有的无处发泄的旺盛精力。

一团火在他长成的身体里窜动,扰得他无法安眠。一种羞耻的,令人作呕的yuwang支配着他,他紧闭着眼,如刀的浓眉扭结,把手伸进了内裤里。他在想着最宠爱也最信任他的那个人ziwei。


是那个人在漆黑的雨夜里,把奄奄一息的他从一堆里腐臭的垃圾里捡了出来。他重塑了他,但这份感激不知从什么时候全然变了质。

他渴望与他肌肤相亲。男人留着帅气利落的短发,五官好看,巴掌小脸,有时挂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有时绷紧嘴角,神色冷洌如刀,却有化不开的稠丽。这样的人却对Leo真心以待着。就像只警惕心极强的猫科动物,朝你露出柔软的肚腹。近乎诱惑。

这种信任折磨着他。他无力又愤怒,始作俑者却对自己造成的影响一无所知,自顾自的继续撩拨着,可悲的是,这个对象不一定是他,他却没有任何立场阻止。婊子——他有时会失控的恶狠狠的咒骂,然后再为自己的恶毒和卑鄙愧疚不已。但在这之后,他依旧可以带着最无邪的面具面对那个男人。


来吧,成人世界的第一步。


像一口压在舌底的龙舌兰,他没有中和的盐和柠檬,回馈给他的隐秘的灼痛和kuai感一样强烈。



在释放的一刹那,他紧抿的唇松动:“时樾。”





时樾一直非常抗拒让Leo浸染这一行的肮脏。但是Leo却一意孤行。

第一次下手又是雨天,时樾亲自在外面开车接应,他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漂亮的脸上满是不安。

Leo打开车门坐进去,带进来一股血腥气,他肩膀一个一指长的刀口,脸色因失血而惨白,血混着雨水晕在白色衬衣上。

时樾脸色不比Leo好看,他沉默不语地叼着烟,让Leo自己按住伤口,踩着油门开了好一会儿,到偏僻处停下。他手颤抖着开始帮Leo包扎。

“你生气了。”Leo按住他的手。

时樾不理,自顾自地处理好他的伤口。

“不要生气了。”Leo试探的说,从车座下拿出一支带着血的白玫瑰。“我趁乱摘的。”

时樾愣了,并没有接。

Leo疑惑,接着了然。他抬起另一只手,用掌心捋去了玫瑰花茎上的刺,再一次递给时樾。

时樾颤抖着手接住。

白玫瑰的花语——高贵、天真、纯洁的爱。

Leo笑了。他想他得要点奖励。Leo伸手捏住时樾艳色的唇边的烟,接着放到自己嘴里,猛吸了一口。

“你……”

Leo解释:“镇痛。”

评论(41)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