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深山】居家旅行 杀人放火 1

史密斯夫妇梗maybe?

又名 震惊!结婚多年他竟不知对方是……

没错我又开坑了…不一定填…

ooc


他到的时候目标已经死在了客厅里。坐在气派的奢华的真皮沙发上肥胖的男人脸色死灰,胸口一枪,背后一个碗大的血洞;眉心一枪,崩出的血肉、脑浆粘在上沙发背上,快要凝固。加了香氛的加湿器还开着,甜腥的血味和苦淡湿润的艾香交融在一起,复古的唱片机转着上世纪百乐门的摇摆曲,张启山捏着枪的手紧握,关节泛红,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对于上了张启山“任务名单”的人来说的确是这样的。但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在他动手之前,目标就死于非命。张启山认定有人故意跟他对着干。上司甚至提出让他休息一段时间,随便扔个飞镖在地图上找个地儿度个假,他们都知道“度假”意味着什么。偏偏这“野路子”就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每次搅乱张启山的工作就蒸发掉,不留任何蛛丝马迹,张启山心里窝着口气儿,老唱片尖利的女声吱呀的烦人,他举起手看都不看照着屋角的唱片机开了一枪,唱片机掉在地板上几乎被碎尸,音调诡异的扭曲,接着完全失了声,接着张启山又泄愤似的朝沙发上那具不会再流血的尸体开了几枪,尸体僵硬的弹动了几下,又死了一次。幼稚。但他乐意。

 

谁还不能有个小脾气咋的。

 

张启山无功而返,天已经全黑,他回到家一边换着拖鞋一边摸着墙壁打开灯,果然陈深还没有回来,但张启山并没有心情关心他在哪鬼混。事关他的饭碗,老公算个屁。管家阿姨回了家,张启山只得自己准备晚饭,心不在焉的糊弄完正准备吃,心想还是履行以下伴侣的职责,犹豫了下,还是拨了陈深的电话,打通的一刹那陈深就接了起来,电话那头声音嘈杂,陈深带笑的声音欠揍得很,张启山皱起眉头。

 

“老婆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想我了?”那边陈深气息有点不稳。“妈的有那么疼吗?!给我小点声,我老婆给我说话呢!”

 

张启山强忍住没有直接挂断电话,接着冷下语气问:“你又闹事了?”

 

“没没没,我们闹着玩呢。”陈深赔笑,电话那边又传来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接着噪声完全消失。“我今天晚会儿回来,别等我了。老婆先别挂啊……”

 

张启山听着电话里一阵窸窣的声音,他盯着走着秒数的屏幕,想了想,挂断了电话。他想起来一句老话:人生三大喜事,升官发财死老公。在理。在理。

 

不知道为什么,张启山下午的郁闷消失了大半,他淡定的拿起银叉,扯动衣袖露出细白的腕子,动作优雅好看,这分明是锦衣玉食的小公子,哪像一个以取人性命营生的法外之徒。他叉起一口意大利面放在嘴里。然后僵硬了身体。他还不放弃似的尝试咀嚼了一口,最后还是没绷住苦着脸吐了出来,接着把整盘的食物倒在了垃圾桶里,想着要在陈深回来前毁尸灭迹。连续的挫败感。没人是完美的。张启山默默对自己说。

 

他破天荒的点了外卖,陈深从来不让他点外卖,张启山询问了多次,陈深支支吾吾也说不出来什么,后来才知道他是以前看过外卖小哥和人妻的黄片,心理阴影。我怎么会跟这种人结婚。张启山无数次在心里问自己。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得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之后才去面对这段迷之婚姻生活。

 

 

 

门一开张启山就醒了。陈深是半夜回来的,还带着一身酒气,好在神志清醒,摸着黑蹑手蹑脚的走到卧室,灯都不开轻车熟路的就往张启山身上扑,手不规矩的插到被窝里头摸了个遍,头一拱一拱的在张启山颈窝舔吻,头发扎得他心烦意乱,张启山毫不客气地拽着陈深的头发,逼他抬头。陈深笑着盯着他的嘴唇又想去亲,下身已经起了明显变化,隔着薄被戳着张启山,整个一人形泰迪,张启山本来就是睡梦中被吵醒,身心俱疲,手脚并用的一掀被子把作乱的人掀下床,陈深从地上爬起来,可怜兮兮的看着张启山,委屈大发了,裤裆还恬不知耻的鼓着一个包。

 

“.…..我觉得我们x生活挺和谐的呀。”

 

张启山彻底没了脾气。

 

 


陈深其实一直都知道张启山是干什么的,但他不说,因为他们是同行来着。他老是想,张启山这么好看一人,怎么能干这种又辛苦又麻烦的粗活呢。他自诩模范老公,看着张启山因为“工作”而出现的黑眼圈心疼不已,忍不住想起了歪点子。张启山电话打来的时候,陈深正在帮他解决他下一个目标,那人还没死透,还妄图打断他跟他老婆通话,陈深急了。你说人的生命力怎么就能那么顽强呢。

 

结果辛辛苦苦忙完回到家想跟老婆亲热一番竟然被掀下床了。可不得委屈大发了。


(lo主巴巴的等着你们离婚好乘虚而入 不离不是人)

评论(42)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