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伪杀手梗(



谭小飞站起来慢条斯理地拉上裤链,神情愉悦,心情好得几乎要吹起口哨,空气里弥漫着qing欲的余味,桌上的东西几乎全被扫到了地上,几张文件也被陈伟霆抓成一团。

跟上司报告工作结果被上司强jian了怎么办。好吧。是和jian。

陈伟霆脸上潮红还未褪去,仰着面蜷缩在谭小飞的办公桌上喘气,裤子不知道被人扔到哪里去,身上只穿着一件衬衣,纽扣还被谭小飞抓掉几颗。他颤巍巍的站起来,抽出大腿的绑带上的一把蝴蝶刀,手腕一甩,刀刃从背后贴上谭小飞的脖颈。谭小飞悠然地扣上袖口的纽扣,反手一抓,陈伟霆的手腕被狠狠地磕在墙上,刀啪得一声掉在地上。

刚被艸完,你让陈伟霆拿什么武力值跟boss对抗。陈伟霆一挣扎,整个腰就软下来,还得谭小飞搂着小细腰才能站稳,衬衫盖住挺翘的屁股,白色浊液顺着大腿流下来,看得谭小飞笑意更深。

他抽出枪,枪口顺着陈伟霆的脊椎煽情地往下滑,更要命的是冰凉的枪口慢慢地探进衬衣下摆,在他臀肉上摩擦。陈伟霆汗毛倒立。

“Take care. Pretty little thing.你觉得吃精子比较好还是吃枪子比较好?”谭小飞低头,极se情地在陈伟霆领口深吸了几口气,“还有,把刀绑在大腿上真的很性感。”

接着,谭小飞就把陈伟霆拦腰抱起,让他坐到了自己的真皮软椅上。他神清气爽地走出了办公室。

陈伟霆好气。于是上司的办公室被他砸成一片废墟。他草草清理了自己的身体,穿上裤子窝在老板椅里歇了好一会儿才走出去。

有人恶意地对他吹口哨,嬉笑着扔出去一根香蕉,被陈伟霆淡定接住,一边剥着皮一边走向那个人,唔,长得还行。他笑,眼角微挑。有的人就是天赋风情,脚踩的是地板,却如同走在云端。他坐到那人腿上,媚笑着把蕉吞得好深,接着又吐出来,舌尖从底部舔到顶部,眼睛却看着那人。一时间吞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那人的女朋友被想要继续看好戏的人拦住,她大声骂了句b开头的单词,又被人捂住嘴。

陈伟霆不屑。这么容易就ying了,好没意思。

他一只手摸上那人的身体,不是调情,更似安检,却依旧让人心神荡漾。摸出一把飞刀,他手腕一甩,被钉在墙上,入墙三分,一把手枪,他清理了子弹,在勾住在手上转了一圈又扔,脚托住枪,用力一踢,砸在了女友头上。那人却无暇顾及,因为陈伟霆的手隔着裤子抓住了他的命根子,陈伟霆又坏心眼的揉了几下。他瞪大眼睛故作天真,又气吐入兰的在他耳边问道:“哥哥,这是什么武器,好大好ying沃!”

那人下身翘得更高,美色误国美色误国,他头脑发昏,把眼前的人当作任人宰割的尤物。“这个武器……是天生的,它很厉害,你会喜欢的……”

喜欢你麻痹。陈伟霆胃里翻江倒海一阵恶寒,脸色却依旧如常,他手上用力一抓,那人啊杀猪般的惨叫,围观群众也胯下一疼,一身冷汗地低下头做各种的工作。

陈伟霆冷哼一声,看也不看地把香蕉扔进垃圾桶。

评论(18)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