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凡等】炮友和男友 1

有肉(醒目)(微笑)
在实力发糖以及某人实力催促下终于))
大概123或者12就没了吧😂



陈伟霆刷微博的手速挺快,吴亦凡站他后面都看不清他在看什么。他凑到陈伟霆耳边:“威廉!”

陈伟霆打他:“你吓我啊!我已经碎掉好多个手机了!”

吴亦凡笑:“冇啊!你当心把我脸上的‘麻子’搞掉哦,到时郭导演又要骂脏话了。收工之后陪我去打球啰。”

“……”陈伟霆抬头看看吴亦凡犹豫了一会儿,“ok啊。我要先回宾馆洗个澡沃。”

“哦哦哦我也一起洗。”

“你讲乜?一起洗?变态沃。”陈伟霆得意地大笑,好似报了港普被嘲笑的仇。

“一起洗一起洗好唔好啊陈小姐!”吴亦凡整个人就挂在陈伟霆身上。

香的啊。

恭喜“陈小姐”解锁一枚人体挂件。



他捋起来的头发半湿,额边垂着几绺碎发,两条又细又直的腿在宽大的五分短裤的裤腿里晃荡,手伸进去,大概可以畅通无阻地摸到底裤。他腰间系着件灰色外套,走路时细腰一扭一扭,衣服的下摆就跟着荡来荡去。

吴亦凡看着他艳到逼迫漂亮到闪闪发光的五官,觉得“打球”仿佛要变成“打球.avi”。

知道的以为你来打球不知道的以为你出来打炮啊大哥。

吴亦凡没敢说出来。

陈伟霆要买水,吴亦凡伸手把钱包递给他。

不要这样看我啦,你这个傻的一看就知道没带钱包啦。

陈伟霆打开钱包,手一抖,他笑眯眯地从钱包里捏出一个塑料包装的某物。啧啧啧。陈伟霆撅着嘴,一副认真研究的样子。

今天晚 上的月色真美啊。适合打炮。哎不是!是打球。

威廉威廉你听我解释——

“唔……香蕉味的。我很喜欢吃。”陈伟霆抬眼看他,声音软糯,一脸天真。

好好好好好。吴亦凡捂住鼻子转过身。你随便吃。

接着陈伟霆爆发恶作剧得逞的笑声。




陈伟霆站到三分线外,手腕一甩,吴亦凡微微喘气看着他,拦都不拦,还去洗了把手。球投出去打到了篮板上,没进。再加上前面上篮的时候被人高马大的白菜盖了好几个火锅,陈伟霆一下子不能好了。盖火锅盖火锅,你怎么不把自己给涮了呢。

他气呼呼地把球扔向吴亦凡,谁知道吴亦凡也不接球,走过来用还湿着的手捧住陈伟霆的脸向小鸡啄米似的啃。

莫名其妙。

陈伟霆心里憋着气儿,轻柔的吻变成撕咬,吴亦凡也足够配合,跟个小狼狗似的,直把他亲得七荤八素的。

吴亦凡一步步侵略进攻,陈伟霆一点点退让妥协,两只手抓在吴亦凡腰间,掐得他肉有点疼,心也疼,一团火炙烤着,恨不得从内烧到外,让陈伟霆也一片狼藉。

回过神来,陈伟霆已经被推到了球场的长椅上,而本来系在腰间的外套被吴亦凡解下来垫在身下。

陈伟霆被亲的眼角泛着雾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抵开没头没脑地吮吸着自己舌尖的吴亦凡。陈伟霆咂吧咂吧嘴,有点委屈:“这件衣服很贵的沃。”

吴亦凡笑的略甜,亲吻落在眼角,陈伟霆睫毛颤抖。

温存不过几秒,吴亦凡就开始扒陈伟霆的裤子,陈伟霆半推半就、哼哼唧唧地搂着他的脖子抬起腰方便他脱掉他的短裤。


肉: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02658&tid=3144351


我果然……是变态吧!

气儿刚喘匀,陈伟霆就又被吴亦凡穿上衣服驾了起来,腿酸得又不动路,又不愿意被背着,吴亦凡猴急地一路裹着陈伟霆就往宾馆奔。

一发怎么够呢。



天蝎座发起qing真是要命的。第三次做完已经到了半夜,陈伟霆累得走不动路,吴亦凡抱着他去清理,接着两个人就倒在了大床上。陷入昏迷。




今天阳光不错。大伦一边哼着歌一边拿着房卡朝陈伟霆的房间走过去。

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

大伦抹了抹眼睛,又一次用房卡打开了门。

“丢!陈伟霆你又给我乱搞!”

两个罪魁祸首幽幽转醒,吴亦凡吓得不轻,只穿着条内裤就从床上下来一跳一跳地穿裤子。就好像是学生时代被岳父抓奸的感觉……

诶?等等,你告诉我,什么叫“又”?!

陈伟霆懒洋洋地翻个身,手撑住腮帮子,露出点遍布暧昧痕迹的肌肤:“你咁夸张做乜嘢!”

大伦吐出三升血。

“kris……快走啦!不然你助手也要吓折寿啦!”




“吴亦凡你t恤的黑手印咋弄的?”杨幂笑容猥琐。

“……”

评论(27)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