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祸害

完整版沃……

应该可以看懂了吧?

各位看官老爷们 lo主最近要进行一次#人生的试炼#

攒人品哇!给我一点爱!





陈伟霆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李易峰正在享受难得的跟老朋友聚在一块烧烤的愉快时光。

“峰峰!你……唔……xxx酒店006!”

电话被挂断。

李易峰懵了个两三秒,立马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快烤好的羊腰子就这么掉进了炭火,还滋滋的冒油,发出一股腥膻的味道。他一只手抓起外套,一边火急火燎地往外走一边用另一只手蹦蹦哒哒地提鞋。

朋友们一脸惊诧:“大明星真就这么忙啊?!”

李易峰咬牙切齿:“朋友有事。”头都没回。

啧,能是什么朋友。





c城是李易峰长大的地方,每条路都熟稔得不行,他开着车七拐八拐甩掉了后面的狗仔,七八分钟就到了陈伟霆电话里说的酒店。

停车。熄火。戴上口罩帽子。

李易峰迈着大长腿冲了进去。

电梯怎么这么慢。李易峰皱着眉拼命地按着楼层,虽然他也知道没什么用。

不知到哪儿来这么大力气,一向斯文的李易峰一脚踹开了006的门。

煞气上身。李易峰看着压在陈伟霆身上的中年男人,目眦欲裂。男人刚反应过来,李易峰就抄起床头的台灯狠狠地往男人头上砸了一下。

那男人身下那根还恬不知耻地充着血。

要不是嫌脏,李易峰恨不得把它剁吧剁吧喂狗。

于是他狠狠得碾了两脚解气。

陈伟霆被撕坏的白衬衫可怜兮兮地挂在身上,裸露的胸口几个红印子,一只手被手铐铐在床头,发丝凌乱,眼睛通红。

李易峰心里又是难受又是愤怒。

“钥匙在哪儿?”

“我不知道……我……”陈伟霆手动了动,手铐突然就神奇地解体了。

两个人都愣了。

“靠!你耍我?!”

“我也不知道它怎么就……刚刚明明怎么样都挣不开的!”

两个人相顾无言,陈伟霆突然就泪眼朦胧地大笑起来:“道具破坏王来的嘛!”

“你还笑?!”

陈伟霆不敢笑了。

“走啊!”

陈伟霆赤着脚站在地上:“衣服……”

李易峰把风衣脱下来披到陈伟霆身上,抱紧了把他的头捂到肩窝。“抓紧我!别被拍到!”

陈伟霆推开了李易峰,他用粤语骂骂咧咧的说了几句话,卯足了劲往扑街的男人身上踹了几脚。


一路遮遮掩掩上了车,李易峰才松了口气。

“解释?”

陈伟霆刚才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这时候到了车上才觉得后怕,哆哆嗦嗦地喘着粗气儿。“那个扑街仔是广告商……今天拍广告的时候到现场说是我粉丝而且好像真的很鸟解我……然后他说看大伦不在要请我吃饭,我就答应了嘛,吃过饭他就让我去他房间拿礼物,然……然……然后我就被铐起来了。ಥ_ಥ”

李易峰一拳砸到方向盘上。

“跟你说过多少遍,让你好好穿衣服,稍微有点危机意识!以后这种应酬不要去了,把刀架到脖子上你也别去!”

“我已经穿得很正了好唔好!”

李易峰瞄了眼镜子。

朴素的白衬衫,中规中矩的黑色长裤。嗯。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兔。

“我怎么知道现在的男人怎么随便对着同性fa情的?”

“……”李易峰摸了摸鼻子,“还有别人吃你豆腐你都反应不过来,是不是还乐在其中啊?!吴亦凡啊叶祖新啊你们才认识多少天就让他们对你动手动脚的?”

“沃!你就可以!别人就不行!”

“当然不行!”李易峰面不改色,“我是笔直笔直的。”

陈伟霆摆出了霆哥脸。

结果不到三秒就崩了。不久前还跟李易峰吵架的人突然就软倒在后座上。

“尼易峰……我好像被下药了……”

“靠!妈的老子去杀了他!”李易峰猛得踩了刹车。

“别!先找个地方让我冲冲凉……”陈伟霆哭唧唧地小声哀求。

“好好好你先忍一忍。”李易峰皱起眉头又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兄弟,“要不,我委屈一下?”

余惊未定的陈伟霆对这话敏感得过了头,他瞪大了眼,狠狠地蹬了一下驾驶座。

李易峰一边狠踩油门,一边想着“雌兔眼迷离,雄兔脚扑朔”,这又迷离又扑朔的……





明星毕竟身份特殊,李易峰把房子买在了市郊,到家的时候陈伟霆已经有点站不住了,一身绵密的汗,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李易峰暗骂了一句,半拖半抱地把陈伟霆拉进浴室。然后李易峰就被赶了出去。赶了出去。了出去。去。

李易峰听着浴室里面的水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一想到陈伟霆可能正在他的浴室里抚慰着自己的身体他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要是还泄不了火怎么办啊。李易峰方方地在床头柜里翻找着避yun套。

咦?!我在干嘛?!

李易峰抱着头坐在床上。脑子里有两个小人在吵架,一个说你不是想这件事很久了吗,这样还忍着你还是不是男人,快上,另一个小人说,对啊,那你还愣着干什么。

他们还没吵完,卫生间的门就开了。陈伟霆穿着浴袍摇摇晃晃地走出来,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一个不稳就扎进了李易峰的怀里。

怀里的人的关键部位倒没什么异样,只是身上仍烫得吓人,还有点神智不清,在李易峰身上动来动去地点火。

李易峰汗毛倒立,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一只手攥着避yun套一只手拍拍陈伟霆泛红的脸:“威廉?”

“萝卜糕……萝卜糕……”

“……”

李易峰把tao扔到床边,胡乱给陈伟霆套了几件衣服,当机立断地抱起……没抱起来陈伟霆,把他摁在怀里就往外走。安置好烧得迷迷瞪瞪的兔子就开车直奔自己平时生病去的私人医院。

李易峰背着陈伟霆爬上爬下地做检查累了一身汗,背上的人还不省人事。李易峰欲哭无泪心说自己这造的是什么孽,喜欢上一个心比天大的闯祸精。

“放心,就是药里催情成分多了,他体质又差,才会这样,应该不会有后遗症的。”医生是李易峰大学同学,打药方的时候陈伟霆嘴里一直哼哼唧唧,医生好奇:“他说什么?”

李易峰笑出猫弧:“他说,他以后不会不举了吧。”

医生鼻梁上的眼镜差点掉下来。

李易峰没理医生乐呵呵地像哄小孩似的拍着陈伟霆:“没事,我能举就成。”

医生突然就很想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




挂上了水的时候天都快明了,李易峰累得睁不开眼,索性趴在床边睡着了。

睁眼的时候看见陈伟霆正在发呆,李易峰毫不犹豫地把手伸进被窝拧了一下他的大腿:“你他妈可真能折腾人!”

陈伟霆嚎叫一声,却出人意料的没有还手。“我……我……没有什么后遗症吧?”

“嗯,你ying不起来了,不过没关系,”李易峰笑得像猫,“你前列xian没事儿。”

陈伟霆又要抬脚,结果李易峰却躲出了经验,直接欺身上去把人压进被子里。

“你这个祸害。给你个机会,跟我在一起,以后永远帮你解决麻烦,猴唔猴啊大佬?”

身下在被子里团成一团的人突然颤抖起来,然后一阵魔性的笑声传了出来。

“猴沃。我等很久了你知不知道。”




从此他们过上了没羞没臊的xing福生活。)

评论(17)

热度(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