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Angel with a Shotgun

肉渣?




他是天光是业火是风尘是蛇蝎地狱是业障因果

是铁浮屠是血滴子是蝴蝶刀是琉璃青是鹤顶红是光影色欲

是饕餮是乖张是无邪是阴毒是求之不得是万般色相


干净是他,良善是他,贪念是你,苦果是你。

你看向他的一眼就是破戒就是背德就是大逆不道。





宽大的黑袍下是两条光裸的、纤细得不像话的腿。

会着凉。kris皱着眉看看窗外,天色阴郁,风雨欲来。

祭祀在明天。

冷风把窗帘吹开,威廉打了个寒颤。kris假装不为所动。

威廉的脚勾住kris的小腿上下滑动,抬腿的动作让袍子往下滑了一截,柔软的布料勾勒出大腿的形状。kris咽了口口水,被他的脚勾着移向他。

神父不能跟祭品对视。kris固执地捂住了威廉的眼睛——这双连睫毛梢都缠绕着风情的眼睛。

威廉咯咯咯地笑了,唇红齿白,睫毛颤动,搔得kris掌心发痒。

“神父大人,你看看我。”威廉起了恶作剧的心思,抓着kris的手挣扎着要去看他的眼睛。

kris腾出另一只手捏住威廉的腕子,威廉轻喘了一声,用能活动的手拽着kris的领子向后一倒,kris猝不及防,跌到了威廉身上。

威廉发出一声闷哼,眼眶里蓄着点泪水,似乎被kris压得痛了。威廉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kris——他的眼圈总是红着的,宛如一位纯洁的惹人怜悯的受害者。他扯扯kris宽大的袖子:“神父,我冷。”

美是罪恶,欲是惩罚。

威廉是造物主的恩宠,也是通向地狱的潘多拉魔盒。漂亮的皮囊是武器,眼睛是刀刃上的毒。

kris的眼睛里烧起一簇磷火。他的手掐上威廉那瓷白的颈子,却用不上任何力气。

外面下起了大雨,雨点像子弹,恶毒地打在彩绘玻璃窗上。潮气在肺部堆积,kris愈发烦躁。

威廉笑得得意,他牵引着kris的手探进自己袍子的下摆,张开双腿,把kris的手放在大腿根处。

“我把自己献给你,还不能赎去我的罪吗。”



kris双手扣着威廉的腰毫无章法地横冲直撞,威廉努力睁着朦胧的眼,双腿夹紧了kris的腰。威廉嘴里不间断地吐着的yin声浪语,还要勾着kris的脖子索吻。最后关头,在威廉不要脸的哀求下,神父she在了他体内。

kris穿上衣服的时候威廉还大敞着腿,白色的浊液从翕张的xue口流出,威廉冷笑着用手指沾了一点,伸出艳红的舌头舔去手指上的液体。“神父的jing液也是神圣的吗?”

kris单膝跪地,捧起威廉的脚,在他泛粉的足尖吻了一下。

威廉一愣,一滴眼泪在腮边滑落。

“这是神的承诺。”

I'll throw my faith to keep u safe.

评论(20)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