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



张启山抿了口咖啡,眉头紧皱,放下杯子把它推远。“我喝不惯这玩意儿。”

他转了转右手食指上的翡翠戒指:“那算命的上次送来的新炒的碧螺春呢?”

“……您上次拿去煮茶叶蛋了。”李贺憋不住要笑。

佛爷的微微颔了下首,下巴蹭着毛领子,半晌,应了句“哦”。

评论(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