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U know I love you so

半真实背景向……(说出这句话的窝脸真是real大……)
自己给自己发糖吃系列哈哈哈
依旧不会取标题……



李贺跟威廉告白的时候还两个人还拍着古剑基谭。

“大西轰,如果你被男生表白了你会怎么做呢?”

威廉好看的脸蛋抽搐了一下,怯怯地看着眼前的还不算太熟的内地小生,不小心把衣服抓皱,又紧张兮兮的抚平。威廉故作淡定:“蓝生沃……”
“不是兰生是屠苏!”

“……”威廉觉得现在的自己一定红透了,脸和耳朵。“窝,那……窝会马上抱紧沃……”

“大,大西轰,用不着报警吧。我……他就是单纯的表白而已……”又不是强jian是吧。

威廉抱着肚子笑的见牙不见眼的,一边发出魔性笑声一边绕着李贺蹦蹦跳跳。念着马老爷子的辩证唯物主义长大的李贺觉得很不科学,没想到建国之后兔子也能成精。而且以后他该怎么直视大师兄呢。

哦,李贺从第一次因为晚上梦见“陵越”要早起洗床单的时候就不能直视大师兄了。

这时威廉差不多也笑完了,他一下子扑向李贺,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腰,发烫的耳朵贴上李贺脖子上微凉的肌肤。

“窝说的是抱紧里啊图书!”



这天威廉心血来潮,询问起了李贺的前度,们。李贺搂着威廉的手举着手机,威廉在他怀里东倒西歪,一边用手指划拉着手机屏幕。

“你前吕友,们都猴猴看沃。”

李贺心情微妙。心想小祖宗这难道是吃醋了?

“没你好看啊。而且你是最特别的。”李贺一本正经面不改色。

“为什么特别?”威廉挑眉,兔耳朵一下子抖擞了起来,小脸上写着两个大写加粗加下划线的字——夸我。当然这是李贺视角。

“你是男的啊。”

威廉的天塌脸上线,两颗兔牙格外明显,他冷笑一声背过身去。李贺发出闷闷的笑声,长臂一拉从背后抱住威廉,顺便在他结实纤细的腰腹上捏了两把。李贺温热的鼻息喷在威廉后颈,鼻尖蹭蹭威廉香喷喷的皮肤,接着嘴唇附上去,狠狠地往他脖子上嘬了个红印子。

威廉的耳朵变得通红,软软的头发在李贺脸上扫来扫去。

“My William,you know I love you so. ”

“哼。里就他妈的会缩!”

李贺虎躯一震:“这话谁教你的?”

“粉粉啊。窝的吕皇们。”

李贺咬着牙心想教坏了我家威廉就算是粉丝也不能原谅。

“不说不说。咱们少说多做。”

之后干了个爽。



李贺把套子撸下来打了个结,手一甩,把装着自己几亿子子孙孙的香蕉味超薄螺旋纹扔到了垃圾桶里。

两个人本来就不是什么清心寡欲的类型,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聚在一起,总得要发生点什么。李贺对于这方面从不忸怩,甚至直白得让威廉也有点吃不消,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

“里能不能克制一点啊!你现在可是个大明星啊!”威廉没想到他一个天蝎座的竟然还有叫别人节制的一天。李贺听完威廉的诉求后依旧面无表情,伸手掐掐他弹性十足的屁股肉:“明星也是人啊,明星有需求啊,明星也要有xing生活啊是不是威廉哥。”

威廉现在听见这个称呼腿就发软。李贺很喜欢捉弄他,在录节目的时候悄悄跟他咬耳朵说“威廉哥~我想干你”。偏偏威廉最受不了这个,每次听见总会不自觉的夹紧屁股,让本来就饱满圆润的臀部变得更加挺翘。

但纵使李贺词藻再丰富,但你让李贺形容菟感受,李贺也只能眯着眼一脸满足地说一句:爽死了。



李贺是个占有欲特别吓人的人。要是身份允许的话,每次做ai李贺一定会在威廉身上盖上满满的戳儿,然后肆无忌惮地告诉别人,看,这就是老子的爱人,羡慕吗,嫉妒吗,老子牛逼吗。

李贺已经过了冲动中二的年龄。

威廉是个神奇的人,经历了那么多糟心事儿,看过那么多恶心的话,内里通透,还能继续把日子过得傻白甜。这样的人,你让李贺怎么去用所谓的“占有欲”去束缚他、伤害他?这么一个宝贝,疼还来不及呢。

但是当李贺看见威廉跟kris玩壁咚的时候他还是炸了。一冲动就给威廉发了条微信。

陈威廉你再背着我浪我下次一定把你操失禁。

发完李贺就后悔了。结果还没反省多长时间,就收到了威廉的回复。

“浪”是什么意思啊?

李贺回复:

哦,是滑水的意思。

威廉再回复的时候带了个欠揍的笑脸:那窝还要接着“浪”~

李贺彻底泄了气。讲真,他不是个脾气很好的人,然而面对威廉。

是可忍,孰也可忍。

他不说话,威廉也没有再回复他,李贺盯着手机屏发呆,直到屏幕黑掉,映出自己的一张脸。

哎哟真他妈帅。

李贺黑了脸。他家兔子越来越不听话了,再这么下去还不得炸了庙翻了天?!他要是真把天戳个窟窿,李贺就……就帮他堵上呗。



李贺看着威廉吃蕉的样子,内心又燃起了宣示主权的欲望。刚凑过去,威廉就回过头看他,眼神无知天真。李贺心里邪恶的小人蹲在墙角哭泣。嘤嘤嘤我就想想还不行吗。

忘了说,现在的威廉已经熟练掌握了“浪”字的二十八种用法以及做法。

他家这个小浪货呀。



威廉跟他形式上的女友正式分手了。接着是女方团队铺天盖地的通稿以及大量水军对威廉的辱骂。李贺从床上爬起来,在宾馆房间里跟威廉视频。威廉尽力的笑着,说没关系,习惯了。

李贺琢磨着这个笑。威廉是这样的人,爱撒娇,但是绝不示弱。

互相答应了早点休息,李贺挂掉视频通话,却打开了微博。李贺是个有风度并且尊重别人的人,但是他现在恨不得一口把那个伤害威廉的人咬死。谁让你伤害的人是威廉呢。

经纪人一个电话打过来击碎了李贺的幻想。

“李贺,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不要冲动,你这个时候要是做出来什么威廉就是真完了。”

李贺倒吸一口冷气。

他想保护他,可是保护他最好的方法却是无动于衷、袖手旁观。

一条信息编辑了半天,删了打打了删。

威廉我是永远在你这边的

你这特么不是废话吗。李贺被自己矫情得抓耳挠腮。

威廉回复李贺的时候李贺已经快睡着了,手机啪得摔在脸上。

答非所问,他说,你看这个圈子,就是这样。

这句话李贺觉得不太好。各种意义上。威廉或许早就预见了未来,只是现在才给李贺泼冷水。

一开始承诺的时候都说越难越爱,谁知道后来是越爱越难。可是威廉,到底是你害怕了,还是觉得李贺害怕了呢。




关于公开的事,李贺跟公司交涉了半年多。

新闻发布会前,李贺在化妆室看着蒸鱼哥给威廉弄头发。威廉有点兴奋,屈着腿窝在椅子里东摇西晃,嘴里还哼着歌。威廉转头问李贺:“帅吗?”李贺捏捏威廉的手,说没我帅。威廉又撅着嘴跟李贺索吻,样子可爱极了。李贺终于没忍住笑了,伸头亲了他一下。蒸鱼抽抽嘴角固定住威廉的头,他指指意外出现的一撮呆毛,“不要乱动了。”

威廉吐吐舌头。

他家威廉一定是蜜罐子里泡大的人。李贺觉得这人被腌得很入味。

上台前李贺握住威廉有点汗湿的手。

“紧张吗?”

“不不不不紧张。”

“不用担心。一起赌一把。”又侧过身亲了一下威廉的脸颊,“赢了,你就能收获一个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

“那要是输了呢?”

“你还会收获一个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

评论(15)

热度(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