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他其实挺熊的——特别熊。但是他一笑我就没辙。谁让他长得好看。”

“气不起来,还是疼他。这个我没法儿控制。”

“特别容易被惯坏。我还就喜欢他这一点。”

“小心思可真多。我还能干嘛呀。装作看不懂的样子。”

“陪他玩陪他收心陪他浪奔浪流。最后还得给他收拾烂摊子。我家那小公举十指不沾阳春水,金贵着呢。”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