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套兔的汉子你威武雄壮(上)

应梗


带隐妹玩儿的人有点少(嘤


ooc


屠苏大概是 焚寂+屠苏的感觉。。。


依旧是一看名字就知道有病系列(补药逼我吃药






丁隐打小就听长辈们说人间如何世恶道险,人类如何凶残狡诈,山中精怪甚多,竟没一个敢涉世的,说是看见有的道行不高的小妖怪被人煎炸煮炖后吞入腹中,有的刚成人身就被丑八怪猎户掳去当了便宜媳妇儿。丁隐用自己的短爪子揉揉脸,甚是不屑。


你说你看见了,何地看见的,何时看见的,那只眼睛看见的?


那兔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半天只蹦出来一句反正看见了,便慌慌忙忙地走开了。


丁隐四脚朝天地躺在草地上,捧着肚子揉了揉。人能有多可怕?难道能比红眼睛的大尾巴狼还可怕?难道能比林子里的吊死的女煞还可怕?我才不怕人呢。丁隐眯着眼吧唧了几下嘴,每哼笑一声粉嫩的毛茸茸的鼻子就耸动一下,晾完了肚子,丁隐灵活地翻过身就向山下跑去。丁隐的腿可长了。在兔子里。


一个白绒团子就这么从山上滚了下来。


山下有几个小村镇,丁隐化成人形倒也不知害怕,再潦倒的猎人也不可能宰了大活人来吃吧,而且自己又不是母的,也不怕被绑了当媳妇儿。


---------------------------------------------------------------------------------------------------------------------


百里屠苏今儿回得早,刚进家门就看见一个身影趴在自己家门前圈的小菜地里,还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再走近些,发现这人儿身量玲珑,细腰翘臀的,微卷的长发绾成一个马尾,一半头发散在肩上或是垂在腮旁,挡住了侧脸。百里屠苏讶异地开了口。


这位姑娘......


那人惊得身体一颤,抬头时嘴上还叼着一片翠绿的菜叶儿,白玉一样的腮边沾了些泥土。他愣愣地看了一会儿百里屠苏,撒腿就要跑。


啊.......人.......是人啊啊啊!会......会被吃掉的吧啊喂!


百里屠苏反射性的就扯住了丁隐得脚踝,丁隐一下子又摔在地上,嘴里含糊不清地呜呜着。百里屠苏一看,得,还没松口呢。


这么一摔,丁隐脸上又添了几道土印子。


知道今天自己可能在劫难逃,丁隐闭着眼下了狠心,一边儿死盯着百里屠苏一边儿把嘴里的菜叶子吃了个干净。死也要做个饱兔子。丁隐的手往身后摸过去,喀吧又撇了一片菜叶。人类明明不是丑八怪,而且长得辣么好看。哼他们又骗兔了。想着,丁隐又把菜叶塞在嘴里,恨恨地咬着。


百里屠苏看着面前的人塞满了生菠菜的嘴和一动一动的腮帮子,还有那双跟行为违和感很强的冒着凶光的大眼,觉得这姑娘很邪门儿。漂亮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却仿佛是个智障。遗憾。


姑娘从哪来?


我不是姑娘!丁隐依旧在嚼嚼嚼。


一口血闷在喉咙。我......大哥你sei?!还有你能不能吃完再说话。百里屠苏内心是崩溃的,活了二十多年他突然开始有些怀疑人生。


我不是姑娘。你不要娶我。我可是兔仙。


丁隐咽下最后一口菠菜,冷冷地(自以为)看了一眼愣住的百里屠苏。三观早已崩塌的百里屠苏突然有些相信这个很像勾栏里的兔儿爷但是却说自己是兔仙儿的东西说的话。人是不可能这么可爱的。百里屠苏冷静地想着。


我不信。你能变成兔子吗。


百里屠苏面无表情。


不信你看!


丁隐急红了眼,心说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很厉害的,看我不我吓死你们这些愚蠢的人沃!百里屠苏眼前闪了一下白光,眼前的人就缩成了一个白色的糯米团子,两只耳朵竖得高高的,很警觉的样子。


百里屠苏眼疾手快,拎着兔耳朵把丁隐提了起来,丁隐伸着小短腿不停地蹬着屠苏的胳膊。哟,无影脚啊。然并卵。百里屠苏淡定地把它丢进了本准备关猎物的笼子里。看看兔子的脸,花花的带着泥土。还真是他啊。


你卑鄙!你无耻!你这个趁兔之危的小人!我可是兔仙!你现在放了我我还可以饶你一命!你不怕吗?!


百里屠苏抱着胳膊静静地看着小白兔在笼子里蹦跶来蹦跶去,一会儿挠挠笼子一会儿抓抓地。


恩。我好怕。百里屠苏“不怕死”的好奇地往笼子里塞了根手指,戳戳小白兔丁隐软软的屁股。丁隐迅速地转过了身,用尽了吃草的力气一口咬上了他的手指。百里屠苏疼得嘶得一声抽了口气,兔子的嘴都卡在笼子缝隙了还死命咬着,百里屠苏另一只手掰着丁隐的嘴,这才松了口。流血了。口子还不浅。


丁隐很生气的样子,缩起了身子,说,你流氓!


兔子急了还咬人。古人诚不欺我。屠苏眼巴巴地望着这只脾气有点儿臭的兔子,觉得不能放他去祸害人间了。祸害我就够了吧。百里屠苏就是一个这么无私而耿直的人。


就算送上门的不是只美兔子而是只小土狗百里屠苏还是会......赶出去的。


你快放我出来!


兔子的三瓣嘴一动一动,可爱得要命。


我放你出来你跑了怎么办?把我的菜园弄成这样就想跑?


我不跑!我是一只成年的有责任有担当的公兔子!


百里屠苏瞥了一眼禁闭的家门,打开了笼子。兔子窜得比人还快,百里屠苏只看见一个白球儿迅速地滚到主屋的木门,然后一头撞了上去。我猜到了这开头却没猜到这结尾。丁隐满眼星星地躺尸门前,连耳朵都一下一下得抽搐着。百里屠苏小心翼翼地把(感觉上)碎掉的兔子拾起来,一脸的同情。


他指了指相反的方向,说,那儿才是门。


丁隐气结,念了个咒,又变成了人。却没想到变成了新娘抱的姿势窝在百里屠苏怀里。手里的重量猛地变大,百里屠苏差点没抱住。愣了几秒,看着眼里朦胧着泪光微张着嘴喘着气的丁隐,百里屠苏心绪一乱,松了手,丁隐又摔在了地上。


啊!疼疼疼!


百里屠苏又抱起了地上的丁隐,踢开了房门急急忙忙地他放在床上,一边道歉揉着他的腰。丁隐气得红了眼实打实的往百里屠苏胸口狠踹了一脚,屠苏有些狼狈地跌坐在地上。


兔可杀,不可辱!臭流氓你再摸我的腰我弄死你!


百里屠苏更是恼火,面上却不显,揉揉发痛的胸口,拍拍身上的尘土起了身。


你想不想见识一下真正的流氓。

评论(30)

热度(282)

  1. Samantha曰兔 转载了此文字
  2. 长相守曰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