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超瀚】Making love to booty music(下)

纯肉啊……
撸完感觉自己都要精尽人亡辣QAQ
像紫薇答应尔康那样的答应我补药白嫖好吗?!
求评论求热度……总之里萌的鼓励是我继续撸下去的动力(好像有什么不对)】
【我觉得量超足哒!】







项允超猛得将何瀚压在床上,何瀚身体陷在软软的床里,发出了一声闷哼。浴袍被扒开,虚虚地挂在臂弯,露出大片结实白皙的胸膛。

他眼神惑人,双手环上项允超的脖子,呼吸温热地打在他脸上,眼睛却只盯着项允超的嘴唇。双腿被压在身体两侧,却不甘寂寞地缠上了项允超的身体,脚后跟在他小腿肚上上下缠绵地磨蹭着。拉下项允超的头,轻轻在他唇上啾了一下,换来了项允超激烈百倍的深吻。用牙齿研磨着何瀚的嘴唇直到它变得红肿,撬开他的牙关勾着他的舌头纠缠,来不及吞咽的律液顺着嘴角滑下,沾湿了白色的床单。

苏醒的yu望贴在一起有意无意地相互摩擦着。项允超啃咬着何瀚的锁骨,手从枕头下面一捞,拿出一管浅红色的润滑剂。

“红酒味的感觉很适合你呢。尝尝?”项允超含糊不清地开口,将润滑剂塞在何瀚手中,一只大手向下包住何瀚的xing器,轻车熟路地套弄起来。“还是自己来?”

何瀚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挑了下眉,干脆地拿着那管膏体,咬开了盖子将手向自己的身下摸过去。尖细的管口对准那处窄小,冰凉的膏体挤进体内,刺激得他发出一声短促尖利的shen吟。

项允超退开一点,准备欣赏眼前的美景。


接下来不老歌走起: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myboowaiting&tid=3084700#Content


“做了这么多次阿瀚还是每次都会哭,真是,我都要觉得自己厉害过头了……”项允超拿着毛巾擦着何瀚湿湿的头发,“下次在你办公室试试?脱掉西装裤撕开衬衫在办公桌上来一发也……唔!”

项允超话还没说完嘴里就被塞了棉布触感的东西……而且……

项允超嫌弃地把他吐出来,“这什么啊?!”

何瀚眼睛也不睁,嘴角却带着笑,他哼哼一声,用嘶哑的声音说道:“内裤。你的。”

评论(28)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