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超瀚】Making love to booty music(上)

(本文其实是架空。本来就是要撸肉的结果情节却设置得略多啊………)
(这其实是一个文力弱哭毫无基本常识却硬要写情节的lo主的励志故事)
(窝告诉你们可雷了啊这就是窝做完肉文调查之后的(半)成品)







天宇跟何氏这两个家族企业的联姻惊动了整个圈子,一时间所有商业杂志的封面都成了两位年轻有为且相貌尤其出众的小老板。照片上的两个人都礼貌的笑着,握手的动作得体优雅,浑身上下让人找不出一丝破绽。看似和谐的场面让更多企业如坐针毡,本来已经准备好坐山观虎斗的老狐狸们也都蠢蠢欲动起来。

怕是要变天了。

两家不吭不响地琢磨、算计了四五个月,突然就冒出来这么个大消息。发稿隔天就大搞庆功宴,还请了多家主流媒体,杀了竞争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打碎牙齿和血吞,各家收到邀约时约摸着都是这个心情。但是去还是要去的,两个小老板也都是摸爬滚打一步步带着自家爬上来的人精,不试探一下,怎么知道虚实?





项允超与何瀚离得并不远。就这么看着何瀚应付着“老朋友”们的明枪暗箭。何瀚身上可挖的东西实在太多。例如,与何慕血缘上尴尬的关系,不和的传闻,越过何父更偏爱的何慕上位,甚至,有传闻说他为了挽回何氏的颓势,用身体换合作。

大智若愚是好的。可项允超怎么都觉得这些人大愚弱智。何瀚最擅长温水煮青蛙,这些人不把他放在眼里,迟早要被蚕食殆尽。至于用shang床换取利益想法,项允超眼神突然凌厉起来,除了弱智已经没有更贴切的词来形容了。

谁会真的因为何瀚的魅力想cao他就扛着风险陪他打何氏这一手烂牌。

项允超除外。

谁让人家有能耐。不服?憋着。



项允超三言两语摆脱了身旁的人没完没了的“叙旧”,信步向何瀚走去。

“各位,我和何总还有一些更重要事情要谈,恐怕要失陪了。”为难着何瀚的几个人脸色一僵,却仍是点点头。言下之意,我和何瀚没功夫在这跟你们瞎扯淡,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

项允超礼节性地和他们握了握手,接着就带着何瀚离开。

何瀚皱皱眉,压低了声音说道:“不知道项总有什么想跟我谈的?”

“啊,有个恋爱想跟你谈一下。”






他搂着何瀚半扶半拖地将他带离宴会场地,步速有些快,带的何瀚几个踉跄,最后干脆把身体的一半重量都依托在项允超身上,项允超看向脸颊被酒熏得酡红的何瀚,就像一只收敛了利齿和爪牙的猫,乖顺迷人中带着点you人的懒,连眨眼的速度都放慢了几拍,睫毛扇动撩得人心痒。这个时候自己是不是要顺顺毛挠挠肚子?

项允超绷不住低笑了几声,换来对方一个近乎鄙夷的眼神,“笑什么?”

“何总可算是坐实了那些传言了。”项允超不用回头都能感知到粘在他们背后的或暧昧或好奇的目光。

“他们认定了我是个拉皮条的,”何瀚皱着眉,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又勾起嘴笑了笑,“至于我身边的人,就算不是你,也行。”

项允超悄悄捏了一下何瀚的腰侧,难得地笑得更加放肆,“哦,那我可得搂结实了。”

“项总就这么丢下了客人们了?不是要宾主尽欢的吗。”何瀚挑眉,微微扬起下巴,戏谑地看着项允超。

“这么说,我可算你的入幕之宾啊。阿瀚也要想想,怎么好好地招待我啊。”







房间的门关上,传来自动上锁的声音。项允超急不可耐地把何瀚压在墙上亲吻,一边隔着西装裤揉搓起何瀚饱满的臀瓣,双手勾着何瀚的大腿,突然将他整个人抱了起来,何瀚一惊,双腿反射性地勾住项允超精瘦有力的腰。

他皱着眉头推开项允超,挣扎着迫使对方把自己放下,“难受,洗澡。”说着就进到了浴室,顺手还锁了门。项允超皱皱眉,这是把他当什么防呢。刚提起的欲望就这么梗在心头,着实有些懊恼的难受。不过对方是何瀚。他一向拿这个人没办法的。



项允超从浴室里出来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美景。何瀚穿着他的浴袍,腰带松松垮垮地束着,仿佛在引诱着人去一探究竟。也是由于这腰带系得太松,胸口露出了大片春光,头发还滴着水,顺着线条美好的脖颈滑过快要褪色的吻痕,在白皙的胸膛上留下一道晶莹的水痕,最终隐去在浴袍深处视线不及之处,那值得探索的地方。

何瀚扭扭头看看项允超,浴袍滑下,露出了圆润光泽的肩头和手臂上结实却不失美感的肌肉。

项允超早就跟人说过何瀚是极品you物,但每一次当他真正面对何瀚的时候仍旧觉得头晕目眩,理智就在爆炸的边缘,就等那个人风情的一瞥来点燃引线。何瀚身上综合着猎人和猎物的气质,性感又禁yu,眉目艳丽又清冷,刚与柔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调和,项允超无条件地相信,世界上没有人能抵挡得了这把绵软的刀。

“真慢。”何瀚歪歪头,双手撑在身子两侧,凹出精致的锁骨。他白净的脚趾一下下地磨蹭着厚厚的柔软的地毯,看样子等得有些无聊。细细的脚踝上纹的黑羽毛随着动作一隐一现,撩拨着内心深处的色yu与贪念。

项允超喉结动了一下,“阿瀚急着让我干什么呢?”

“你的任务就是cao到我爽,我不满意的话,不准停下来。”何瀚眼角带笑,明明是要仰视项允超的角度,眼神却隐隐透着睥睨之感,性感得要命。

“It's my pleasure. My queen. ”项允超夸张地单膝跪地,仿佛是真的骑士在膜拜女王,逗得何瀚哼笑了一声,“你哪来的骑士情结?”

项允超耸耸肩,抓起起何瀚的一只脚,轻吻着他白皙的足弓,舌尖描摹着脚踝处的黑色羽毛纹身。接着是小腿,膝盖,大腿内侧,因欲念的加重变成了ken咬,留下暧昧的粉红。何瀚眯着眼仰起头,手将床单抓出了一团皱,呼吸声不由自主地粗重起来。




评论(9)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