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峰霆衍生】衣冠禽兽与斯文败类 1

【这算肉吧!(大概)】
【双渣设定不喜勿入……然后好像还有点三观不正……】
【然而窝并不接受谈人生】)
【窝也不造有没有后续】



“你看咱俩一个斯文败类一个衣冠禽兽,多配啊。”项允超慢悠悠地提上裤子,丝毫不掩饰眼中戏谑的神情。




被干过几次瘫软在床上的陈均平皱着眉,刚刚高chao过的声音粘腻嘶哑,哼唧哼唧得像撒娇,“项总……禽兽是你,败类……也是你。”




说完陈均平艰难地抬起腿一脚往项允超裤裆踹过去,项允超一惊,迅速握住了陈均平的脚踝。




“比女人还细。”项允超手上逐渐增加力道,陈均平咬着牙一声不吭。




啪一声,项允超用空出的那只手抽出了刚扣好不久的皮带,将西装裤褪下一些,倾身覆压了上去,握着脚踝的手仍未松开,直将那条细幼的腿对折,大腿都贴到胸膛上。柔韧的身体没给陈均平自己带来什么,反而方便了项允超。




陈均平露出些许惊慌的神色,用手推拒着,感受到身下抵着自己的东西又有抬头的迹象,陈均平怒道,“你起来!”




项允超当作没听见,吻住陈均平的唇。陈均平被在自己口腔里作乱的舌头搅乱了心神,无意识闭上了眼,回应着这个亲吻。




项允超又是一个深顶,硕大的前端狠狠擦过腺体,陈均平猛得瞪大眼睛,头后仰着,下巴到脖颈上一层薄薄的汗液,闪着光,更显得曲线诱人。项允超啃咬上去,身下仍没有停止顶弄的动作。




“啊……呃……项……允超!你……”




“听不到……”项允超拿开陈均平挡住脸的手臂。




“你……你……啊……你王八蛋……”




陈均平觉得自己快要被顶飞出去,头顶蹭着床头,每次快要撞上就又被项允超抓着胯骨捞回来。




“嗯……我王八蛋。这个王八蛋艹得你爽不爽?”项允超引着陈均平的手,放在两人交合的位置,温度灼热得吓人,陈均平摸得一手黏腻,猛地挣扎起来想要把手抽回去,羞耻感让一切感官变得更灵敏,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身体里那根纵横的东西的形状,跳动的青筋,身体早已不堪这狠厉的冲撞,却仍旧做出这种yindang而诚实的反应。




“呃……啊……放过我……会坏啊……唔……”




“你里面动得好厉害哦。宝贝你真棒……”




意识逐渐抽离身体,陈均平仿佛看见自己在这个男人身下的模样,修长的双腿勾住那人的腰,嘴里泄出放dang的shenyin。终于,彻底失去意识。




两个人的关系究竟从什么时候变质的?




一开始项允超跟陈均平只是普通的炮友关系,各取所需罢了,但处于高位的他的占有欲使他忍不住想要索取更多,介入他跟他现任,哦,不,现在应该叫前任,逼迫他结束那段关系,然后把他圈养起来。




项允超并不觉得抱歉,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可抱歉的。




看到这,你应该知道,一开始的项允超真是把他当个小玩意儿宠的。




而陈均平也未曾表现出任何不满或反感。反倒是平淡的接受了,甚至带着笑容住进了项允超买给他的房子,拥抱着项允超,下巴蹭着他的颈窝。




陈均平尽责地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早安吻晚安吻问候电话一个不缺,在影院里分享一桶爆米花,斗嘴,逛街买买买(当然刷得是项允超的卡),这让项允超有一种这就是家的错觉,所以项允超才愿意跟陈均平去争夺一个遥控器,而不是去卧室打开另一台电视。




项允超把陈均平宠上了天,陈均平受得理所应当,开些没心没肺地玩笑,往项允超钱包里放一个用马克笔画上了笑脸的保险套,吃醋闹别扭不让项允超进屋。
当项允超和自己的损友说道自己这些有点奇异的经历时,损友笑得恶意。
他说的话项允超记得特别清楚。
“你那小东西啊要不是好上天就是婊得一比。不过你们一个混球一个婊,倒是配啊。”

陈均平情话说得动听。
喜欢你,最喜欢你。
项允超记得。但是不是“只喜欢你”。更不用说爱。
但是这大概也算一种坦诚了吧。对于说谎作戏信手拈来的陈均平来说。


心照不宣。
直到项允超出差提前归国回到家,发现熟睡的衣冠不整的陈均平,和垃圾桶里用完的保险套。




项允超拽着陈均平的头发把他揪起来,啪就是一巴掌,然后把陈均平艹得差点进了医院。




私人医生面色尴尬,嘱咐着项允超要克制,项允超微笑着应允。
医生走后,陈均平仍是抱着被子缩在床的一角,瑟瑟发抖。愤怒或者是害怕。项允超那一巴掌卯足了力气,陈均平连口腔都肿起来,嘴里呜咽着说不出话。




项允超微笑着上前安抚,把陈均平圈在怀抱里,“以后不会再打你了。我保证。尤其是这张脸。”




“肿到不能给我koujiao了,真可惜啊。”

评论(31)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