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上)

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是什么感觉。就是觉得对方的任何动作都是撩拨,那人却不自知,就是那人拼命作践着自己的心,自己却拿他没办法。嗯。就是活该。

何慕和何瀚冷战的第十天。
十天前何慕把何瀚按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亲,挨了何瀚一拳,何慕眼前发昏,却不是被揍的。他当时觉得一拳换一个吻,值。然后后来的冷战就打了他的脸。记得当时何瀚收了拳头,依旧有些微喘,苍白的脸色衬得沾了水光的唇有了些艳丽的色彩。何慕忍不住的想要更加深入地品尝,但他不敢造次,他试图在何瀚脸上找出一点点的动情,可是没有,一点点也没有。
何瀚开口:你喜欢我?
啧,这语气,好像我喜欢你跟你没关系似的。
何慕下意识摇了摇头。心说老子不是喜欢你我他妈是爱你啊。
他又倾身,何瀚皱着眉错开头,何慕觉得自己一定笑得很难看,他说:哥,别紧张,你领带歪了。他把手伸到何瀚衬衣的领子上,这是个连衣角都好看妥帖的完美男人,唯一不完美的一点可能就是有他这么个无能的,而且对他有违背伦理的感情的弟弟。
何瀚的动作验证了何慕的想法。他推开了何慕的手,正好了领带。

戾气。

你不能这样对我。我那么爱你。我可是你弟弟啊。
得了吧他又不喜欢你。你也根本一点都不想当他的弟弟。至少不只是弟弟。


何慕从来没有觉得在公司的日子原来这么难熬,即使他只是个吃空响的米虫。他觉得何瀚在刻意躲着他,打听了一圈后才知道何瀚在忙一个跨国合作项目,会议太多。他松了口气,同时又自嘲了起来。何慕你看看你,人家根本没把你放在心上,你激动个什么劲儿。
终于负面情绪积累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他决定去找何瀚摊牌,是生是死给个痛快,也好过自己在这儿挣扎。

他手握成拳,砸在何瀚脸右侧的墙面,两个人的距离拉得很近,气息交织,近到何慕可以看清楚何瀚颤动的睫毛,微微皱起的眉头,甚至唇上的细微的纹路,和,眼神中的平静和漠然。
何瀚的气息扑在何慕脸上,他说,小慕都和我一样高了啊。
何慕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冷水。头皮发麻。脚下发软。
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不爱我。何慕几乎不能停止自己这样近乎无赖的想法。他又凑上前。
何瀚用手肘顶住凑上来的何慕,歪歪头,绽出一个笑容。平日总带着上位者气质的脸突然的带上了毫无顾忌笑容,竟散发出令人惊艳的美感,只是何慕还未欣赏,就又被当头一棒。
小慕,你这是,在找什么平衡感吗。
何慕后退几步,脸色差得像吃了黄连。
何瀚从容地绕过何慕,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神情,仿佛刚才露出无比妖异笑容又说出无比刻薄的话的人,不是他。
何慕盯着何瀚的背影,剪裁得体的西装勾勒出他细极的腰身,西装裤衬得两条腿修长笔直,何瀚一步一步走得稳当。何慕知道,他自己才是落荒而逃的那个人。
何瀚就像是一杯酒,远看觉得清冷,近看又觉得有五光十色的艳丽,喝下去之后却发现那流光溢彩是因为,这杯酒里都是玻璃渣子。何慕喉咙生疼。却仍不觉得这人是败絮其中。
这种疼痛的折磨。大概是因为,他不配。






(看热度解锁后续233333333)
(其实是双剪头)
(说了也没人信啊喂!)
(没捉虫。。。)
(配图觉得炒鸡合适啊!!!眼神中带着戾气和挑衅的何慕和五官苍白又艳丽眼神自带轻蔑的何瀚www)

评论(15)

热度(200)

  1. 宵闫曰兔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