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磊霆/凡等】A面B面 2

a磊霆 b饭厅
时间线不同
中秋快乐啦!


A

威廉没想到,只不过是和吴磊在十二月的小雪里走了一个钟头,自己竟然被冻感冒了。他的身体不算好,从小就容易生病,不过开始锻炼身体后也好了许多。

他警觉地不再往下想,生怕过去的事枝梢末节被触动,就要浮现出全貌。他裹紧围巾,手摸过脸颊,有点发烫。

不会是发烧了吧?



一进教室他就注意到了坐在最前排的正在埋头写东西的吴磊,他抬头看看威廉,扶了扶眼镜,露出笑容。

威廉的心里嗡得一声警铃大作,本来晕乎乎的头更迷糊了。

课上了十分钟,吴磊头也不抬,反复研究着那张信纸,一副我就是不听你说话的样子,发烧的人火气也大,威廉有点气恼。

“吴磊同学,你在干什么?”

被点到名的人从容地站起来,他歪歪头笑了:“我在写情书。要我读给你听吗?”

威廉眼睛圆睁,半张着嘴露出洁白兔牙,他还没反应过来,同学先开始起哄,吴磊撇撇嘴,拿起桌上的信纸开始读。

“我太喜欢你了。是想要亲你兔牙的那种喜欢。”

威廉把嘴巴闭紧,脸颊发红。发烧的缘故。

“我感觉我很早就喜欢你了。就像从出生刻在我第七根肋骨上一样,一看到你就开始不对劲儿地疼,一疼我的心就砰砰跳。可能不太对,我尽力了,假装叛逆故意惹你生气,躲着你……我就是没办法不喜欢你。”

狗狗眼。

威廉低头不去看。

“过去我来晚了,我只想要你的现在,和将来。”吴磊合上信纸,“读完了。”



威廉为自己开脱,昏昏沉沉的脑袋思考不了太复杂的事,他打开办公室的门,立刻窝进自己的软椅里。他有点哆嗦。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拿出一个口罩戴上。

咚咚。

“请进。”威廉哑着嗓子。

吴磊走进来。手里是一塑料袋的药。

“这个一天一片,这个是冲剂,有点苦,如果咽不下去就喝这个,饭后吃,不然影响胃口……”

“突然好乖哦。”威廉苦笑。

“我这么乖你还不考虑喜欢我一下?”

“我很喜欢你呀……但是……”

“那我可以亲你的兔牙吗?”

吴磊笑得温和却步步紧逼,威廉一步步后退直到跌进软椅。他把威廉手腕压在扶手上的力气很大,浑身乏力的威廉根本挣脱不开,甚至动弹不得。吴磊亲在口罩上。

又用牙齿拉开口罩。他闭眼,舌尖濡湿了威廉因为发烧而干燥发热的下唇,然后舔过白透前齿,加深了这个吻。

“传染你怎么办!”吴磊结束这个热切的亲吻后松开威廉,原本就头懵的威廉被亲得更加迷糊,红着眼就蹦出这一句软乎乎的话。

“那也超值。”




B

习惯在宿舍睡懒觉的吴亦凡被威廉薅起来,还睡眼惺忪着就被几件厚厚的衣服砸了头。眼前还重影的陈伟霆已经把自己打扮好,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

“外面雪好大沃!一起下去看看!”

吴亦凡还想装酷:“幼稚!三岁小孩儿吗。”

回应他的是砸来的专业课课本。吴亦凡捂着被砸痛的头,彻底清醒了。



威廉走在前面,吴亦凡一大只罩在他后面,长长的胳膊就横在他胸前,昏昏欲睡的头蹭在威廉肩侧,把他整个人粘在怀里。

威廉小声抱怨:“截样我很累。”

吴亦凡没听见。

那年雪下得很大,一到室外就晃眼,一脚踩出去,积雪直埋到了小腿处。

威廉像小兔子一样蹦出好几步,吴亦凡在后面盘算着怎么报大早起把他叫起来的仇。他叫一声威廉,就在陈伟霆转身之际他猛地扑过去,一下子两个人就陷入厚厚的雪层里。

“你——”

亲。

“kris——”

亲。

“很冷——”

亲。

威廉用尽全身力气打着滚把罩在自己身上的吴亦凡压过去,骑在他身上,吴亦凡瞪着他,接着两个人又在雪地里扭打成一团。




结局是两个人都发烧了。

难兄难弟坐在自己的床上隔着一条窄窄过道对视,互相用眼神谴责对方。最后还是吴亦凡先受不了沉默,抱着被子一脚跨到了威廉床上。

他像只大狗撒娇一样地扑倒威廉身上,掀着被子盖住两个人,然后就急不可耐地衔住威廉的嘴唇。

热到要融化了。

就像是被水浸湿的两张宣纸,再也分不开了。

评论(17)

热度(148)

  1. 爱越越思霆曰兔 转载了此文字
  2. 长相守曰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