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磊霆/凡等】A面B面

ab两线 时间线不同!

 希望能写完...
名字随便取的 可能有重名不过无所谓了
a是磊婷 b是饭厅(过去时maybe) 有洁癖就各取所需吧
小婷太可爱了嘤嘤嘤

ooc惯犯





A

“Leo,外面那个人说要找你。”同事拍拍吴磊的肩膀,脸上堆起猥琐的笑纹,眼睛还时不时地不怀好意地飘向门口。

吴磊敷衍地笑了下,抖抖烟灰,顺着他的眼光方向看去,笑容僵在脸上。他把烟掐灭,走路带风地向门口走去,也顾不得撞到舞池里的人。

男人站在那里,脸很小,五官艳气,穿着一件黑色长外套,没有缝肩,显得整个人窄窄弱弱,很是单薄。里面一件白色针织衫,下摆还缀着嗲气的流苏,合身的裤子包裹着两条比姑娘还好看的腿。夜店喧闹的灯光时不时照在他身上,随着节奏感强烈的音乐,他极自然地晃动着身体,却已经比舞池里卖力的人更加吸引人的目光。

吴磊莫名的有点愤怒。

“你来这里干什么!”他更像是虚张声势,一边吼一边拽着威廉细瘦的手腕往外走,直到把他带到夜店旁边的一条黑暗的胡同。

“来找你沃。终于让窝找到啦。”好像还很有成就感。

吴磊抓抓头发,不耐烦地看着威廉——形状极美的眼,直挺又秀致的鼻,男妓般煽情的嘴唇。

他于是别开眼:“我的事不用你管!”

威廉皱起眉头。超凶。

——哈啊。

巷子幽深的暗处传来一声细细的暧昧的呻圜吟,刺破了僵持的气氛。

两人对视一眼,又错开目光。

吴磊若无其事地用手背擦了下微微发热的脸。威廉看见了他的小动作,暗自笑了一下。

“一起走走?”

“嗯。”吴磊低沉地应了一声,低着头跟在威廉后面,错开约半步的距离。

平安夜天上飘着小雪,像在街道上积了一层松松薄薄的奶霜。

吴磊就这么心不在焉地跟在陈伟霆后面走着,他眼睛盯着威廉的脚——一双笨拙又可爱的雪地靴,在雪层上印出一个又一个笨拙又可爱的脚印。他一步一步地踏在脚印上。年纪轻轻喜欢什么陈伟霆,你看你又要被可爱死了吧。

威廉突然回头,吴磊反应不过来,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变得极近,吓得吴磊退了好几步。陈伟霆看着他面红耳赤的狼狈样,在街边就抱着肚子大笑起来,眼睛弯成了月牙,却还能看见瞳仁闪光。

“你很怕窝的沃?”

吴磊皱起英挺的眉,摇头。

“那就一起走,不要总跟在窝后面,窝怕怕的。”他被冻得发白的手指从长长的袖子里伸出来一半,拽住吴磊的袖子。

“如果是因为我和你哥以前的事情,你讨厌我,我可以去教别的班。”

吴磊一愣。

威廉自顾自地说下去,港普异常认真:“补药为了无关紧要的人伤害计己。”

无关紧要?吴磊突然就特别委屈。

他手搭在威廉肩上有点粗暴地扳正他的身体,红着眼瞪向他。他才发现两个人走到了广场中心巨大圣诞树上挂的槲寄生下。威廉错愕地看着他,鼻头冻得有点发红。

吴磊觉得现在气氛很好,很适合接吻。他慢慢靠近。

“阿啾!”

“天气太娘了。”威廉不好意思地眨眨眼睛。

吴磊心里特别苦。



B

k一打开宿舍的门,一个傻大个就窜了进来扑在他床上。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床上的吴亦凡倒先声夺人了。

“那谁占了我房间还把我赶出来,今天我就在你这儿睡了。”

k像只狼狗一样皱着鼻子,一副要扒了他的皮的表情:“滚蛋。你要是个男人就去哄哄威廉,别让我看不起你。”

“你们的心偏到北冰洋了!他也是男人,我也是男人,凭什么不让他来哄我!”

k一脚把他踹到床下,冷着脸说:“你是不是欠得慌啊。你以为我跟你说笑?”

“你这是虐待我!”

“你今天不把人给我哄好了,明天就把你剁吧剁吧扔河里,看爱狗协会会不会控诉我虐待你。”说完k就把他推了出去,临了还撂下一句:“别敲我的门,敲一次,打一次,敲一次,打一次。”

吴亦凡切了声,翻了个白眼。拎着一个小马扎就坐在自己宿舍门口,一边敲门一边吼:“快点开门!你不开门我就撞死在门口了啊!”

门啪得打开,正好撞在他额头上把他掀翻在地,威廉也吓了一跳,赶忙蹲下,捧住吴亦凡那张脸,撩开了刘海就看见一片红。“补药撞坏了……门。”威廉又说一遍:“补药把门撞坏了。”

吴亦凡疼得嘶嘶抽气。他抹了渗出来一点泪水,睁开眼才发现威廉的脸离得特别近。

这张脸,非常气人,非常祸害,更过分的是还非常好看。

想着吴亦凡就凑过去想亲一口。威廉是反应特别快的那种类型,他猛得就松开了支撑着吴亦凡的头的手——

然后他后脑勺就磕到地上了。听着就疼。

吴亦凡要气死了。他要炸了。

谁叫你平安夜把我扔一边,自己撩这个那个的,还收了一大堆礼物,我是没办法了你爱跟谁cp跟谁cp吧,反正你是谁都爱就嫌弃我傻。你能气我我就不能气你。最后还得让我来哄你跟你低头,仗着大家都喜欢你你就无法无天了是不是。

“我特别想把你打一顿。”看见我这么惨的喜欢你你是不是心里美滋滋。

陈伟霆把兔眼瞪圆:“泥敢打窝,窝打洗泥。”超凶。

吴亦凡说我都已经这么可怜了你竟然还想让我更可怜,你还是不是人了你。

威廉冷笑。

吴亦凡心里怕怕滴,慌慌滴。“你就不能对我好一点,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泥是补是脑子进水了。”

不爱我还讽刺我,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橘猫。吴亦凡仗着身高拎着威廉就往房间里走。

威廉又怒又怕:“干嘛你想殴打室友啊!”

“我想xx室友。”

评论(19)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