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兔

all等 / 磺文写手/想写什么写什么

【深山】居家旅行 杀人放火 1

史密斯夫妇梗maybe?

又名 震惊!结婚多年他竟不知对方是……

没错我又开坑了…不一定填…

ooc


他到的时候目标已经死在了客厅里。坐在气派的奢华的真皮沙发上肥胖的男人脸色死灰,胸口一枪,背后一个碗大的血洞;眉心一枪,崩出的血肉、脑浆粘在上沙发背上,快要凝固。加了香氛的加湿器还开着,甜腥的血味和苦淡湿润的艾香交融在一起,复古的唱片机转着上世纪百乐门的摇摆曲,张启山捏着枪的手紧握,关节泛红,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对于上了张启山“任务名单”的人来说的确是这样的。但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在他动手之前,目标就死于非命。张启山认定有人故意跟他对着干。上司甚至提出让他休息一段时间,随便扔个飞镖在地图上找个地儿度个假,他们都知道“度假”意味着什么。偏偏这“野路子”就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每次搅乱张启山的工作就蒸发掉,不留任何蛛丝马迹,张启山心里窝着口气儿,老唱片尖利的女声吱呀的烦人,他举起手看都不看照着屋角的唱片机开了一枪,唱片机掉在地板上几乎被碎尸,音调诡异的扭曲,接着完全失了声,接着张启山又泄愤似的朝沙发上那具不会再流血的尸体开了几枪,尸体僵硬的弹动了几下,又死了一次。幼稚。但他乐意。

 

谁还不能有个小脾气咋的。

 

张启山无功而返,天已经全黑,他回到家一边换着拖鞋一边摸着墙壁打开灯,果然陈深还没有回来,但张启山并没有心情关心他在哪鬼混。事关他的饭碗,老公算个屁。管家阿姨回了家,张启山只得自己准备晚饭,心不在焉的糊弄完正准备吃,心想还是履行以下伴侣的职责,犹豫了下,还是拨了陈深的电话,打通的一刹那陈深就接了起来,电话那头声音嘈杂,陈深带笑的声音欠揍得很,张启山皱起眉头。

 

“老婆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想我了?”那边陈深气息有点不稳。“妈的有那么疼吗?!给我小点声,我老婆给我说话呢!”

 

张启山强忍住没有直接挂断电话,接着冷下语气问:“你又闹事了?”

 

“没没没,我们闹着玩呢。”陈深赔笑,电话那边又传来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接着噪声完全消失。“我今天晚会儿回来,别等我了。老婆先别挂啊……”

 

张启山听着电话里一阵窸窣的声音,他盯着走着秒数的屏幕,想了想,挂断了电话。他想起来一句老话:人生三大喜事,升官发财死老公。在理。在理。

 

不知道为什么,张启山下午的郁闷消失了大半,他淡定的拿起银叉,扯动衣袖露出细白的腕子,动作优雅好看,这分明是锦衣玉食的小公子,哪像一个以取人性命营生的法外之徒。他叉起一口意大利面放在嘴里。然后僵硬了身体。他还不放弃似的尝试咀嚼了一口,最后还是没绷住苦着脸吐了出来,接着把整盘的食物倒在了垃圾桶里,想着要在陈深回来前毁尸灭迹。连续的挫败感。没人是完美的。张启山默默对自己说。

 

他破天荒的点了外卖,陈深从来不让他点外卖,张启山询问了多次,陈深支支吾吾也说不出来什么,后来才知道他是以前看过外卖小哥和人妻的黄片,心理阴影。我怎么会跟这种人结婚。张启山无数次在心里问自己。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得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之后才去面对这段迷之婚姻生活。

 

 

 

门一开张启山就醒了。陈深是半夜回来的,还带着一身酒气,好在神志清醒,摸着黑蹑手蹑脚的走到卧室,灯都不开轻车熟路的就往张启山身上扑,手不规矩的插到被窝里头摸了个遍,头一拱一拱的在张启山颈窝舔吻,头发扎得他心烦意乱,张启山毫不客气地拽着陈深的头发,逼他抬头。陈深笑着盯着他的嘴唇又想去亲,下身已经起了明显变化,隔着薄被戳着张启山,整个一人形泰迪,张启山本来就是睡梦中被吵醒,身心俱疲,手脚并用的一掀被子把作乱的人掀下床,陈深从地上爬起来,可怜兮兮的看着张启山,委屈大发了,裤裆还恬不知耻的鼓着一个包。

 

“.…..我觉得我们x生活挺和谐的呀。”

 

张启山彻底没了脾气。

 

 


陈深其实一直都知道张启山是干什么的,但他不说,因为他们是同行来着。他老是想,张启山这么好看一人,怎么能干这种又辛苦又麻烦的粗活呢。他自诩模范老公,看着张启山因为“工作”而出现的黑眼圈心疼不已,忍不住想起了歪点子。张启山电话打来的时候,陈深正在帮他解决他下一个目标,那人还没死透,还妄图打断他跟他老婆通话,陈深急了。你说人的生命力怎么就能那么顽强呢。

 

结果辛辛苦苦忙完回到家想跟老婆亲热一番竟然被掀下床了。可不得委屈大发了。


(lo主巴巴的等着你们离婚好乘虚而入 不离不是人)

My Fair Boy | ABO

一块rou 没有什么cp 自由心证吧。。。

第一次写ABO 有点下品 粗口

雷车肾入!!!不喜点×!!!不接受任何批评教育!!!(产出全靠爱♂和勇气 需要鼓励与爱护(恬着个脸)

以及可能会删tag()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myboowaiting&tid=3226843#Content




(生气)还有前两天被数次关黑屋的/老婆太嫩是种怎样的体验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myboowaiting&tid=3226844#Content

“你知道你们陈伟霆让我想起来什么吗?”

“???”

“花木兰替父从军。”

啊……小骚货……

【獒兔】Blank space

真的是心血来潮 辣鸡lo主 大家看着玩儿就好(´இ皿இ`)




Nice to meet you
Where you've been?
I can show you incredible things.

张继科在后台见到那只兔子,兔子露出大白牙向他伸出手,可能是他一脸冷漠.jpg,兔子就略有些局促,张继科直视他,带着连自己都察觉不了的属于小藏獒侵略性,兔子圆圆的眼睛闪烁着,他莫名被触动,觉得又好笑,又好看。

小藏獒握住兔子的手,又好软。他握过最多的是队友的手,也握过粉丝的手,却更觉得这双手很特别,他心里嘀咕着,猜想因为是明星所以特别娇贵吧。

“你好!你在奥运会上好腻害哦!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对了我是……”

“陈伟霆。我知道的。”张继科不动声色。

陈伟霆有点惊喜,他本来觉得运动员大概不会关注这些东西的。继科哥哥无奈。谁让某些女队友天天抱着手机喊佛爷,原本球风剽悍得不行,这时也能喊出个山路十八弯来。

讲真,张继科对陈伟霆的第一印象就是一花瓶,呼吸间就怕给吹碎了。可能是长得太好看,让他下意识就这么觉得,没什么贬义,小藏獒觉得这样的花瓶,让他花大钱摆在家里供着,他也愿意。不过这种偶像,大概干嘛都要端着,张继科可受不了这个。

后来小藏獒和兔子打球。

“你犯规了。”小藏獒尽量温柔。

然后对方一球奔他脸上。

???



Love's a game, wanna play?

“我爱科科。”兔子笑,却把继科哥哥腮帮子给甜疼了。

小藏獒最后还是没崩住。

这人怎么这样。



Grab your passport and my hand
I can make the bad guys good for a weekend

休息时陈伟霆闲着没事儿,握着球拍问张继科关于乒乓球的种种。他问一句,藏獒答一句。就是因为太了解胖球,小藏獒其实没什么耐心回答这种问题。

总结起来就是,不是很想理。要搁别人,张继科可能扭头就走了。

也许他跟藏獒说点关于他自己的东西,小藏獒会更想听。

但是那种崇拜的神情,继科哥哥很受用。

小兔子并不知道张继科内心这么复杂的心理活动,看张继科不说话,就觉得自己冒犯,刚要道歉,手就被他温柔握住。

“我教你。”




Got a long list of ex-lovers
They'll tell you I'm insane

继科哥哥,特倔。想要什么东西,马上行动,百折不挠,得到为止,不惧九九八十一,却怕兔子一皱眉一跺脚。

这样子要是被队友看见,他们都得以为是天上下红雨。

人说小藏獒日天日地,他倒是想收拾这只兔子,但只要靠近,宠都不知道要怎么宠好。兔子时不时心血来潮要打胖球,藏獒得陪着,要放水,他好强得很,还不能让他发现——让球真的是一个技术活,继科哥哥看着兔子胖球短裤下的两条细嫩大长腿,觉得自己真是痛并快乐着。




Cause you know I love the players
And you love the game

你问怎么追到兔子,小藏獒面无表情:“不要怂,就是干♂。”

继科哥哥最近都乖乖地没有撕过衣服。

因为背上有某兔粉红的爪印。

没错,你老公和你老公搞到一起了。

科霆求投喂!!!!!!!!!!!!!!

我先买票了!!!!!!!!!!!!!!

(伪杀手梗(



谭小飞站起来慢条斯理地拉上裤链,神情愉悦,心情好得几乎要吹起口哨,空气里弥漫着qing欲的余味,桌上的东西几乎全被扫到了地上,几张文件也被陈伟霆抓成一团。

跟上司报告工作结果被上司强jian了怎么办。好吧。是和jian。

陈伟霆脸上潮红还未褪去,仰着面蜷缩在谭小飞的办公桌上喘气,裤子不知道被人扔到哪里去,身上只穿着一件衬衣,纽扣还被谭小飞抓掉几颗。他颤巍巍的站起来,抽出大腿的绑带上的一把蝴蝶刀,手腕一甩,刀刃从背后贴上谭小飞的脖颈。谭小飞悠然地扣上袖口的纽扣,反手一抓,陈伟霆的手腕被狠狠地磕在墙上,刀啪得一声掉在地上。

刚被艸完,你让陈伟霆拿什么武力值跟boss对抗。陈伟霆一挣扎,整个腰就软下来,还得谭小飞搂着小细腰才能站稳,衬衫盖住挺翘的屁股,白色浊液顺着大腿流下来,看得谭小飞笑意更深。

他抽出枪,枪口顺着陈伟霆的脊椎煽情地往下滑,更要命的是冰凉的枪口慢慢地探进衬衣下摆,在他臀肉上摩擦。陈伟霆汗毛倒立。

“Take care. Pretty little thing.你觉得吃精子比较好还是吃枪子比较好?”谭小飞低头,极se情地在陈伟霆领口深吸了几口气,“还有,把刀绑在大腿上真的很性感。”

接着,谭小飞就把陈伟霆拦腰抱起,让他坐到了自己的真皮软椅上。他神清气爽地走出了办公室。

陈伟霆好气。于是上司的办公室被他砸成一片废墟。他草草清理了自己的身体,穿上裤子窝在老板椅里歇了好一会儿才走出去。

有人恶意地对他吹口哨,嬉笑着扔出去一根香蕉,被陈伟霆淡定接住,一边剥着皮一边走向那个人,唔,长得还行。他笑,眼角微挑。有的人就是天赋风情,脚踩的是地板,却如同走在云端。他坐到那人腿上,媚笑着把蕉吞得好深,接着又吐出来,舌尖从底部舔到顶部,眼睛却看着那人。一时间吞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那人的女朋友被想要继续看好戏的人拦住,她大声骂了句b开头的单词,又被人捂住嘴。

陈伟霆不屑。这么容易就ying了,好没意思。

他一只手摸上那人的身体,不是调情,更似安检,却依旧让人心神荡漾。摸出一把飞刀,他手腕一甩,被钉在墙上,入墙三分,一把手枪,他清理了子弹,在勾住在手上转了一圈又扔,脚托住枪,用力一踢,砸在了女友头上。那人却无暇顾及,因为陈伟霆的手隔着裤子抓住了他的命根子,陈伟霆又坏心眼的揉了几下。他瞪大眼睛故作天真,又气吐入兰的在他耳边问道:“哥哥,这是什么武器,好大好ying沃!”

那人下身翘得更高,美色误国美色误国,他头脑发昏,把眼前的人当作任人宰割的尤物。“这个武器……是天生的,它很厉害,你会喜欢的……”

喜欢你麻痹。陈伟霆胃里翻江倒海一阵恶寒,脸色却依旧如常,他手上用力一抓,那人啊杀猪般的惨叫,围观群众也胯下一疼,一身冷汗地低下头做各种的工作。

陈伟霆冷哼一声,看也不看地把香蕉扔进垃圾桶。

【凡等】吴亦凡你是不是有病

新年快乐!

听说更新热度会变少😂



你不是吴亦凡,所以你不会知道陈伟霆的分寸。

痒,又疼爱,又愤恨,让人无可奈何。就像是用一个杯子喝水却不能接吻,就像是松开你的手之前还要用指甲在你的手心勾一下,就像是只剩三厘米的距离,他却转身离开,柔软的发梢蹭一下鼻尖。

说好的按头小分队呢?!说好的光腚小孩儿biubiubiu射箭呢?!

吴亦凡委屈,但他不说。他会暗戳戳地用小号搜索粉丝对两个人的看法,以及铜矿的视频和图片。直到有一天某知根知底的好友举着手机质问他为什么“吴亦凡 陈伟霆”一直盘踞在好友热搜。吴亦凡委屈,但他不说。好友曰:不说也得说。威逼利诱,屈打成招。

我凡巨冤。

吴亦凡还会存锤。他举着手机给好友看。好友说你不要举那么高。好不容易看见了,好友嘴脸抽动,问他这怎么了。

这,还能怎么!吴亦凡欲言又止,好友一脸懵逼。屏幕上是粉丝拍的连水印都健在的他和陈伟霆在后台说笑的照片,不一会儿,屏幕黑了,映出好友自己的脸。好友气哭。他说你至于这样吗吴亦凡,觉得我长得丑就直说。

吴亦凡一愣。不是不是,你看,他是不是老撩我!



吴亦凡双击屏幕放大了照片,然后把陈伟霆的脸移到正中间。好友还真研究了一会儿,点点头,长的是好看。吴亦凡拍拍好友的背,指着手机屏,你看他这个眼神,这个表情,就是在撩我。

好友一口老血。你才是脑子被火燎了吧。

吴亦凡委屈,但他不说。好友没有见过陈伟霆,并不能身临其境,感同身受。怀着“本吴良辰不服”的心态他打开了知乎,发出了人生第一个提问:好朋友总是撩我,她是不是喜欢我?

没错是“她”。

无比投入地写了自己和“她”的相处模式后,想着第二天还有工作,急匆匆地跑道浴室洗澡,准备睡觉。睡前拿起手机,看到这么多提醒吴亦凡就挑了个热度最高的回答看。

短短的一句话:你女神有没有喜欢你我不知道,但是你肯定暗恋你女神。

吴亦凡目瞪口呆.jpg。然后又翻了翻下面的回答。一半在心疼题主,一半在求“她”的微信号,还有一小撮人说题主来提问的你们还调戏他真是巨要脸,如果要到微信号请私信我。

吴亦凡心如擂鼓:我暗恋他?!

你能否认吗。吴亦凡扪心自问。

不能。

?!

——我完了。



工作通知发到邮箱,内容是,吴亦凡,我送你一个窜天猴。风在吼,马在叫,雪纳瑞在咆哮,雪纳瑞在咆哮。他们又要一起上快本了。他和威廉。助理在旁边泼冷水:还有其他人呢。哪有其他人?!一坨高糊像素色块罢了。

吴亦凡走路带风地大步迈进陈伟霆的休息室。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William!

坐在椅子里玩手机的陈伟霆抬起头来,眼睛弯成月牙,他站起来去迎吴亦凡。谁知道吴亦凡跟个泰迪似的见面就扑,让他连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子。吴亦凡箍得挺紧,把他摁在自己怀里。

kris你先松开我,你犯病沃。

陈生挣扎得很大力。

对啦,相思病!

说完这句话,吴亦凡就松开了脚扑朔的陈兔子。其实在抱住陈伟霆的一瞬间吴亦凡就飘飘地想说“我想死你了”这句话,就怕陈伟霆想起来冯巩,以后再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陈伟霆笑得花枝乱颤,眉眼弯弯,他穿着个宽松的纯白色线衣,领口尤其大,再加上溜肩,稍微一动就香肩半露,诱人的锁骨就那么风情地暴露在空气里,“set the world on fire”袅在细腻莹润的肌肤上,你看,吴亦凡,他这不只要撩你,他这是要撩翻世界啊。

吴亦凡呵呵傻笑,眼神控制不住地往人领口里溜。

你睇乜?

陈伟霆不自在地拢拢衣服。

吴亦凡撇撇嘴,把外套脱下来裹住陈伟霆,搂着他一步步后退最后跌到沙发上。

伤风败俗。ಥ_ಥ

被“椅咚”的陈伟霆抬起下颌瞪着大眼睛看吴亦凡,憋着笑眨了眨眼,一只手揪住吴亦凡的领带把他拉向自己:kris……你……是不是……

吴亦凡在心里默念:是是是我是喜欢你!ಥ_ಥ

是不是有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

今时不同往日

我知他过去辛苦
我知他是个强大自持的男人
我知他见过大风大浪凄风苦雨
我知这对他来说不算了什么 我知他不会小气吧啦的计较来计较去

但是我就是见不得他受欺负

矫情也行 玻璃心也行
我知这不是第一次 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不符你心意 不是他辜负 而是你强求
他包容 你说他活该 他善良 你就造次
他退一步 你进两步

跳梁小丑鬼哭狼嚎丢人现眼 侵犯者理直气壮

再次 我就是看不得他受欺负

知他强大 怕他习惯

千万别点开

会被我 雷上天的(。)









阿婷穿着酒红色的旗袍,黑色的丝袜包裹着纤长好看的双腿,脚下蹬着一双黑色的细高跟。

别在耳后的头发有几缕垂在酡红的腮边,领口的梅花盘扣开了一颗。

明长官面无表情,对着她举起了枪。

她醉了酒,摇摇晃晃地走过去,眼角泛着胭脂红,眼睛还罩着层雾气,湿漉漉的像上海的清晨。她握住枪身,艳色的唇吻上黑洞洞的枪口。

那不是口红,那是心头血。

她咯咯的笑着往他胸口蹭。

你身上沾了我的酒味,你大姐不会放过你。

她又笑。